中国古代性情最麻辣的太后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9-14 09:09:34 / 精华(3) / 置顶(1)


  北魏冯太后,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文明太后。文明二字是其死后的谥号,《谥法解》中说:愍民惠礼曰文,照临四方曰明。若以生前的功绩论,文明二字用在冯太后身上,是一点不为过的。冯太后虽为一介女流,却在北魏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她执政两朝,把持大权25年之久,这期间,她不但让太武帝拓跋焘所创建的帝国辉煌得以延续,而且还迎来了北魏史上的另一个鼎盛——孝文帝改革,从而再造了北魏的辉煌。

  冯太后是北魏第五任皇帝拓跋濬的皇后,出身也是大有来头的,她是北燕末帝冯弘的孙女。生于皇胄之家,让冯太后自小秉承了皇族的灵气。不过她没有赶上家族的兴盛,北燕被北魏灭掉后,她的父亲冯朗便在北魏做了官,后来因犯了死罪,其家眷便充实后宫为奴,冯太后也就在宫中当了宫女。冯太后的姑姑是拓跋焘的左昭仪,冯太后自小受其影响,孰谙宫中之道。这对冯太后最终在后宫脱颖而出,以及做出后来的成绩,影响都是很大的。

  就性格来讲,在路卫兵看来,冯太后是一个感性与理性并重的女人。而且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性格,在她身上表现得都很突出。说她感性,是因为她性情刚烈而又情感细腻。她对丈夫的感情真挚、执着,却也对情人缠绵、火辣,同样的不能自拔,同样的超乎寻常。说她理性,是因为她重情感,却并不沉溺于情感、不为情感所累,她能理智的将个人感情和权力工作分开来。也正因如此,在冯太后执掌朝政大权后,能够做出骄人的政绩,让北魏走上一条全新的道路。性格如此鲜明的女人,在整个古代后宫之中,也是凤毛麟角的。

  丈夫死后的过激行径,是冯太后感性外露的一次典型反映(那时她还是皇后而非太后,为了叙述方便,暂且降她一级,人事问题本来就是一句话的事)。按照北魏国传统习俗,皇帝大丧后三天,要将他平时的日常用具一起烧掉。亲人主子离世,又是一国之君,看着那些熟悉的器物一点点化为灰烬,那场面是何等的悲惨而悲壮!“百官及中宫皆号泣而临之”(《魏书》),全场失声痛苦,这并不仅仅是一种表面形式,而是彼时情景催生出来的悲怆。丈夫英年早逝,冯太后本就很伤心,这下又大受周边感染,少不了念及当日之情愫,想到身后之孤苦,于是再也抑制不住,奋身投入火海,打算追随丈夫而去。幸好左右侍从手疾眼快,才没酿成悲剧。性子如此之烈,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内心情感极其丰富的一国之母。

  毒杀拓跋弘,是冯太后情感冲突最为强烈的一次。拓跋弘是拓跋濬的长子,是拓跋濬的另一个夫人李氏所生。拓跋弘2岁时被立为太子,生母李氏,因为当年拓跋珪立下的“立子杀母”宫廷规矩而被赐死,拓跋弘自此一直由冯太后抚养,虽非亲生,胜似亲生。但冯太后最后却为了自己的情人,毒死了这个“躬亲抚养”(《魏书》)、如同己出的拓跋弘。再次用事实证明了她是一个感性至上的女人。

  拓跋弘即位后,冯太后才真正成了太后,这一年是公元465年。那时冯太后刚刚24岁,盛年寡居,无比寂寞。而身为皇太后,又被推到了一个近乎神的高度,绝不可能像普通老百姓那样,可以寡妇再嫁,那可是关乎国家形象、皇室形象的大问题。于是,就像历史中无数后宫事例的翻版一样,冯太后在这上面也未能免俗,她开始宠幸男宠,找情人。

  李奕便“得幸于冯太后”(《通鉴》),是冯太后的情夫之一。他因和哥哥李敷被卷入一桩受贿案而被拓跋弘杀掉。其实李奕被杀,倒不全是因为这桩公案,而是拓跋弘看他们在太后跟前耀武扬威,早已“意已疏之”(《资治通鉴》),打心眼里瞧这哥俩不顺眼。情人被杀,冯太后如剜心头之肉,心疼至极,这种心疼很快转化为对拓跋弘的怨恨,也最终演变为实际行动。冯太后最后还是“密行鸩毒”(《通鉴》),派人毒杀了拓跋弘。从这点上看,不能不说冯太后是个很感性的人!

  冯太后的男宠很多,最喜欢的有两个,一是王叡,一是李冲。前面说的李奕还排不上前三甲。王叡“出入卧内,数年便为宰辅”,想是把冯太后哄开心了,冯太后一高兴,封官晋爵,赏赐更是海了去了,总数“以千万亿计”。这些还都不算什么,毕竟北魏国库充裕,有的是银子。最离谱的,冯太后还赐其“金书铁券,许以不死之诏”。宣示内外,你就可劲折腾吧,犯啥事,谁也不能把你怎么着,够厉害吧?李冲算是个有本事的人,工作能力不凡,也“见宠帷幄”,深得冯太后喜爱。

  情感上如此宣泄,感性程度可见一斑。不过要说到冯太后理性的一面,却又着实令人敬佩。即便是在风花雪月上,其理性也能充分体现。冯太后在情人那里出手阔绰,自己却生性俭朴,“不好华饰”,“宰人上膳,案裁径尺,羞膳滋味减于故事十分之八”(《魏书》)。自己省吃俭用,敢情银子全花在那二位爷身上了。不但如此,她“假有宠待,亦无所纵”,对待那些男宠,喜欢你、宠你行,但绝不娇纵你,犯了错,一样严肃处理。抽鞭子、挨板子,“多至百余,少亦数十”(《魏书》),辣手无情。好像打的不是自己的情人,而是刚捉到奸夫,唯恐打的不狠,一点不带心疼的。

  不过这也就像两口子吵架,没有隔夜的仇。打完人家冯太后还跟没事人似的,该怎么疼还是怎么疼,甚至会因此更加疼爱些。拓跋弘杀李奕是公元470年,而冯太后毒杀拓跋弘是公元476年,期间堪堪过了6年。并且拓跋弘在杀掉李奕后的第二年便退位为太上皇,隐居崇光宫,和僧人们住在了一起,基本上不再过问政事。即使这样,冯太后仍在心里记着情人被杀的仇,足见冯太后之隐忍。这冯太后的性情,很难让人琢磨吧?在冯太后的一生中,理智与情感这两个矛盾相反的特性,不断在她身上周而复始的循环演绎着。

  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各方面都很正常的女人,一定也有着各种需求。如何摆脱情欲的困扰,冯太后也是做过一番努力的,她并非一味迷恋宫闱之事,也曾试着转移注意力,将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到治政上,充分体现出她理智的一面。拓跋弘即位之初,丞相乙浑谋反,“太后密定大策”,诛杀乙浑,初显政治锋芒。拓跋弘12岁登基,到18岁退位太上皇,基本上是当了6年的傀儡,朝政大事都由冯太后决断。冯太后“性聪达”、“省决万机”(《魏书》),将朝政处理的头头是道,是个铁腕型的女强人。拓跋弘死后,长子拓跋宏继位,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孝文帝元宏。冯太后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太皇太后。这一年,她35岁。

  拓跋宏当皇帝时刚5岁,就是再怎么天资聪颖,他也是活尿泥的年纪,自然谈不上后来那些个叱咤风云的大作为。一直到冯太后于公元490年病死,拓跋宏才独立亲政,而在这将近20年的时间里,都是冯太后在把持朝政。拓跋宏在此期间的一系列功绩,其实很大一部分都该记在冯太后账上,比如,历史上著名的“太和改制”,便基本出自冯太后之手。拓跋宏在未亲政之前,“事无巨细,一禀于太后”,那是绝对意义上的一把手。冯太后(此时已是太皇太后,叫着绕嘴,咱权且再给她降上一级,玩呗)也确实堪称政治天才,“生杀赏罚,决之俄顷”,处事果断干练,绝不拖泥带水。也正因如此,冯太后在当时的威望很高,以至于“威福兼作,震动内外”(《魏书》),朝中上下没有不服的。

  冯太后之于拓跋宏,既是政治上的领路人,也是循循善诱的良师。为了将拓跋宏培养成一代明君,冯太后曾“作《劝戒歌》三百余章,又作《皇诰》十八篇”,不断对他进行警示教育,可谓煞费苦心。冯太后死后,“高祖毁瘠,绝酒肉,不内御者三年”(《魏书》),着实表现了一番孝心。拓跋宏如此孝道,自然值得称赞,但这也证明了他对冯太后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否则决然不会这样郑重其事的,最多做做样子也就完了。政治上的天分,以及对拓跋宏的谆谆教诲,都表现出冯太后极其理性的一面。

  如此感性与理性并重的麻辣女人,性格鲜明,活得洒脱。可以说,冯太后的一生,是充满了激情的一生。有人说,冯太后的情是滥情,是好色,这话值得商榷。作为一个女人,一个生理正常的女人,有情感的需求并不奇怪,即便这个女人贵为皇后太后。其实,在路卫兵看来,冯太后找情人、养男宠,还应该有着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为政者的焦虑与寂寞。冯太后堪称一个出色的政治家,自当上皇后,她的一生再也没有离开过政治。多年的政治历练,让她从中找到了乐趣。而作为一个政治家,并非时时都像人们看到的那般风光,他们内心的紧张和焦虑是不为外人知的。

  这个很容易理解,政治需要心机和才智,脑袋里便时刻绷紧了弦,久而久之,就需要适时的放松,以缓解那无名的压力、排解那缠绕的心绪。所以,现在好些官员找小姐、包二奶之风高潮迭起。这种为人所不齿的官场糟粕,在路卫兵看来,并非为政者的最高境界,可令人遗憾的是,它却偏偏是最为普遍、最受欢迎的一种做法。可见,政治文明要想取得长足进步,还需假以时日。冯太后在政治上不输于任何男人,自然也就不能指望她戒除杂念,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和学习当中去了!(文/路卫兵)

站内搜索:

TAG: 历史故事 麻辣 太后 性情 中国

引用 删除 Stewart   /   2010-12-25 13:17:2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8-06-2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02217
  • 日志数: 612
  • 图片数: 13
  • 影音数: 18
  • 建立时间: 2007-09-07
  • 更新时间: 2010-09-1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