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未来……

让咱见识见识什么叫上流社会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8-28 17:45:27


  我的消息一向闭塞,以至于在许纯美大红大紫了大半年之后才听闻;若不是男友从网上下的一档台湾的娱乐节目,恐怕就要错过了。

  节目存储在硬盘上一个叫作《康熙来了》的文件夹里,无聊的时候打开一看,原来是小S徐熙娣和蔡康永主持的一档节目,硬盘里存了大概有四五期吧,嘉宾分别有张学友、李敖、吴宗宪和许纯美。前三位我都是熟知的,独独最后一位许纯美,不知何许人也——只能怪自己孤陋寡闻,能和前几位同上一档节目,肯定是非同凡响的人物,抓紧时间补上这一课。

  节目还没正式开始,就在康、熙两主持的调侃中大致知道这次的嘉宾许纯美女士是自称来自台湾上流社会的人物。哇……上流社会一向可是我这等草民望都不可望更不可能及的地方哦,社会主义国家工人阶级统治一切,哪里有什么上流下流之分,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走啊,偶也是极虚荣的女人,就算这辈子无缘挤进上流社会,好歹也要见识一下上流社会的女人究竟是怎样生活的吧。

  嘉宾出场。上流女人的神秘面纱被掀开。只见她:头顶白色洋帽,身着玄色长裙,肩围斑澜皮毛。肌肤白胜雪,手臂枯如柴。橘色唇彩嘴上画,蓝色眼影眉下扫。双肩端平似高贵,神情迷离掩风骚。口未开暴牙先露,语未闻唾液已飞。欲一睹其正大仙容,却不曾想大呼:妖怪!

  虽然对台湾的娱乐圈知之甚少,但也听闻徐氏姐妹的主持风格新鲜热辣,极尽刻薄搞笑之能,在此之前,已领教了一期请李敖老先生做嘉宾的《康熙来了》,对小S的表现不是很满意,大约是偶所受到的封建卫道士的教育在起作用,总认为玩笑开得过于露骨低俗,对于老人家来讲有些生猛。但这一次,不知是不是对上流社会的嫉妒感作祟,竟暗自里希望小S要努力再努力地整蛊才好。

  小S果不令我失望,从上流社会女嘉宾一出场便开始,脸上笑得灿烂如花,嘴巴里一串串冒出来的都是尖利的小刀,刷刷刷地射向许纯美。我这种看客幸灾乐祸的念头还没转完,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妙,就像金庸老先生在武侠小说里反复讲过的那种大道理一样,凌厉的掌风要拍在石头上才会看出威力,若是打在棉花堆里,那你就白耗功力去吧。许纯美就是那一大堆棉花。

  她让主持人猜她那身金光闪闪的行头值多少钱,男人讲:总要一百多万吧,小S却看了看闻了闻说:二十几万。许纯美很认真地对两个答案打分:谁谁谁,对了,小S错了,是一百多万。

  蔡康永请她评价一下今天小S的扮相,她从头到脚地看了两遍,说:还可以啦,小S算是会穿衣服。小S登时脸都要绿了:什么叫还可以?整个台湾省谁不知道我们ASOS是时尚先锋?

  她点评小S的服装搭配时,说到小S脚上穿的马靴,一口一个“马歇”,小S咬着嘴唇学她说“马歇”,许纯美依然镇定自若,加重语气强调就是“马歇”啊。

  主持人问:听说你拥有一千套夏奈尔的服装?

  许纯美正色答道:不,我不穿夏奈尔,我都要去日本买衣服的,那里才是最时尚的,最爱去日本的高岛屋。

  现场展示了自己的几套服装,每件都是几十万的,小S指着其中一件说:这件如果超过一万块你就被骗了。许纯美眼皮都没眨一下:这件二十八万。

  ……

  估计伶牙俐齿的小S做完这期节目会郁闷好一阵子。

  我都快要被这女人给整得笑到厥倒了。在演示上流社会人物如何进餐时她说:“偶是信佛的,偶不吃牛排,只吃羊排。”原来在佛教里,牛是生命,羊不是。她捧着汤碗说:“餐厅里没有这么大的咖灰(啡)杯。”不止餐厅,到哪里都没有那么大的咖灰杯。她反复强调:“上流社会的人吃饭的时候不能发出声响。”我晕,如果这就是上流社会的标准的话,我在三岁时就懂得吃饭时不要发出声响,那偶岂非天生的上流社会。她还说:“偶从上学的时候就参加演讲比赛,一直都是冠军。”狂晕,演讲辞里肯定没有“马歇”和“咖灰”的。她又说:“二十五年前有人想请偶去拍《西施》,因为偶的气质比较像。”天。有这种气质的西施,范蠡和夫差八成是高度近视。“偶经常会去君悦酒店。”“偶会给你二百元小费。”“最近压力太大,偶瘦了六斤,只还有三十八公斤。”……

  原来这就是台湾的上流社会了。一个长着妓女脸盘、71分智商、暴发户思想的上流女人,一个把亲生女儿过给表妹抚养以至于流落卖场的上流女人,一个自恋得可以照十几二十个小时镜子的上流女人,一个喜欢主动爆料大声向媒体宣布自己曾被强暴的上流女人,一个差点没拿钞票做成衣服穿在身上的上流女人,一个热衷留连演艺圈的上流女人,一个四十七岁还敢把自己打扮成妖精的上流女人,一个矫情到让人发吐的上流女人,一个敢于把上面的一切都当作资本来运用的上流女人,真是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反正,偶是第一次见。看她端坐于台上讲话讲得眉飞色舞口水乱喷一张脸尽显四十七岁的峥嵘而丝毫无宽容风度可言,真想替她一头撞死。估计如果台湾上流社会人士都看过她做节目时的尊容,会一致要求为“上流社会”这个概念更名。

  “哗啦啦”,偶心目中优雅尊贵的上流社会轰然倒塌。

  许纯美啊许纯美,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偶浪费了一个半小时的青春就是为了看你描述自己想象中的上流社会生活么?作为一个身家上亿的富婆,已够幸运,为什么偏偏要向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上流社会去挤结果成了让人取笑的小丑呢?

  我想我这个人很有八卦潜质,看完节目竟然对这个上流女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兴冲冲地去用google搜“许纯美”三个字,仅简体中文就搜出了一万六千多条相关链接。花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方才把有关这女人一夜之间大红大紫的来龙去脉搞搞清楚。某卖场的保安人员在卖场内发现了一名十二岁的小女孩,问话之后得知女孩的父母竟是大富翁,便是我们的明星许纯美女士和其前老公郑奇松。媒体找到许纯美,竟意外在她身上发现卖点,辟如自称是上流社会的人,有着“林青霞的美貌和邓丽君的声音”等等。于是乎,各档娱乐节目纷纷找她做节目以提高收视率,而许女士也忘乎所以地飘飘然起来,凭着她奇怪的扮相和口齿不清的国语,要出唱片,要做新闻主播,要著书立传,要找个长得像黎明的老公,要和吴宗宪打官司,忙得不可开交。

  看完这些消息之后,已经不想再对她在媒体前滑稽的表演进行取笑了,让偶感兴趣的再不是被封为话题女王的她自爆的诸多猛料,而是:一、许纯美究竟是不是精神正常?二、台湾的媒体是不是精神正常?

  当今社会人们多多少少会有些心理疾病,但病得如她一般的实属罕见。一个贫家女子,依靠年轻时的几分姿色嫁入豪门,麻雀变凤凰,光是这份狂喜就足以烧坏掉几根神经了吧?跟着房产商老公出入几次宴会,结交几名达官显贵,更是少女时代想都不敢想的上流社会生活了。大多自恋的人都会期望自己成为众人的焦点,能一口气照上十几小时镜子的许纯美自然也不例外,但是过了大半辈子都没有实现,四十七岁的时候突然有那么多人注意到她,自然又是大喜过望,一边要分外努力的娱乐大众,一边还暗自以为真得具有明星潜质呢。先是要应对媒体和观众,(世界经理博客http://blog.icxo.com)编个谎来粉饰庸常的过去,是明星们惯用的计俩,一个谎言接一个谎言的炮制出来,就成了习惯性的妄语症。妄语症和少女时的美梦纠缠在一起,逐渐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发展成妄想症。沉醉于自己构筑的美妙世界里,许纯美俨然成了貌美如花、富可敌国、出身高贵的社会名媛。

  一个人发疯不足为奇,更何况人家有发疯的本钱;如果整个社会都跟着发疯,那将是怎样的局面?连国语都讲不好的许纯美一下子炙手可热,成了演艺圈的大红人,所有媒体都在跟风,借这个疯女人炒作自己。而观众们竟然都愿意为这样的炒作而牺牲自己的宝贵时间。台湾民众的精神生活真得贫乏抑或是丰富到这个地步,以看一个有明显心理疾病的女人的笑话为乐趣吗?这个社会--不论是媒体还是观众,他们还有起码的审美观吗?也难怪名嘴吴宗宪这次要摆出严肃的面孔来批评这种奇怪的现象了。她之所以会成为今天这样除了自身的原因之外,也不排除社会大环境的影响吧?抛开这些不谈,如此对一个病态女人指手划脚、肆意捉弄,难道不是很残忍的事情吗?大家都没了为人起码的同情心,真是变态的可以了。

  说到这里,我突然为自己先前对许纯美的恶意取笑而惭愧了。不过俗话说不知者无罪,偶只附和着小S笑了一会儿,应该算不得什么大罪过。更多的是为许纯美感到可悲,做所谓“上流社会”女人竟做到这个地步。在我国古代,“艺人”可是下九流的角色哦,这么有名的“上流”女人许纯美狂热迷恋演艺圈,不免有失上流之身份地位。如果上流社会是这般光景,偶还是安安份份的做偶的小百姓吧。

站内搜索:

TAG: 上流社会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7-10-1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17980
  • 日志数: 664
  • 图片数: 11
  • 影音数: 22
  • 建立时间: 2008-03-26
  • 更新时间: 2011-09-2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