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未来……

所谓的“上流社会”——刻意喧哗的有钱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8-28 17:48:32


有叫易烨卿和北纬周公子(下简称周公子)的两个人(或者是一群人)就穷人、财富上流社会等概念竭力PK。对“上流社会”的“炫耀”构成了二者论战的主框架。而据说对“上流社会”的“窥视”欲及对易烨卿一边倒的批驳,使成千上万的人卷入其中、乐此不疲。天涯社区的一责任编辑用“百年难遇”来形容这出大戏;网民则称其为“史上最强帖”、“世纪大战”。 

  财富,是生存的基本,所以有关财富的论坛永远人满为患。 

  周公子PK易烨卿 一出经典互动肥皂剧 

  给穷人条活路 

  这个自称为“高贵的上海人”的易烨卿,从2004年即开始在网上撰写文章,表达自己对农民、民工、外地人、乞丐的鄙夷。在她的文章里会有这样的句子——“这个民工,他连世界上最穷的国家的土人都不如……观念这么落后!鄙视他”。 

  上述的句子出自被网民痛批的易烨卿的《今天,我看见一个民工不穿鞋》。在她的另一篇文章里有这样的一段话:天啊,大学一间房里竟然住着4个人!真是闻所未闻。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竟然4个人用一个洗手间。 

  无疑,易烨卿有脱离生活背景的刻意喧哗,有醒目的矫情和自恋。 

  按说,这样矫情的东西是不值得人们关注或给予评论的,应该由她自生自灭。但是网络本来就是虚拟的世界,在这个世界纵横驰骋是秩序以外的偏得,即便你是现实里的一只兔子,在网络里你都可以装成是打虎的武松。所以,网络从来就不怕热闹,也所以,易烨卿的“鄙视穷人”,受到了众网民对其大力追杀。有网民这样回复易烨卿道:穷人在世界上的每一次呼吸都影响到你的心情,他们在上海街头的每一次出现都污染到你的视野。 

  大家拉开了一副对骂的姿态。 

  易烨卿在鄙视民工、农民、外地人的同时,满足了自己对优越感的极度崇拜,但是也丧失了自我的安全。这样的结论不是以命相胁,而是要她明白,“共生主义”从来都是一条基本的生存原理:富人要活,要活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穷人也要活,也想活得有米有盐有山有水。要共生,就只能平视,而不可以鄙视。 

  贫穷从来都不是穷人自己向往的,也不是自己选择的。但是穷人永远有穷人的作用。富人在奢华的时候,永远对穷人寄生,因为他们需要穷人的服务。 

  贫穷,确实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它关联到疾病、肮脏、妥协、顺命等等于生存不愉快的元素。但是穷人需要富人的帮助而不是鄙夷。富人活在世上,有理由为自己的智慧和运气而骄傲,但也有义务为他人的贫穷和艰难而忧虑。否则,这种富有是不坚实的。 

  易烨卿,对穷人毫不掩饰的鄙视,甚至借鄙视穷人来借机上位的举动显得多么单薄而病态。所以她要遭到围攻。周公子应运而生。 

  易烨卿和周公子交锋像是相声表演 

  易烨卿对网民的打击毫不羞赧,她以自己是高收入、高档次及高品位来支撑自己的“高度”,继续着对民工之流的鄙视和厌恶。 

  周公子出现了。有媒体这样评说:打击傲慢的,只能是抽去其傲慢的资本。一个高人“周公子”登场了。 

  周公子登场的用意是要“证明易烨卿只是自以为上流社会的暴发户,她没有资格代表上流社会歧视农民”。周公子说,你歧视是你的问题,但不要打着我们“上流社会”的旗号。我们并不认为自己比别人高贵。我们尊重每一个人,哪怕是乞讨者。 

  针对易烨卿说自己姐姐资产已超过6000万美元的说法,周公子回复道:令姐有6000万美元?她好穷啊。周公子还说,上流社会里有六大世家,什么沈、周、李、张、顾、陈,而易烨卿不在其中,她可能是个有钱人,但永远不会是上流社会的人。 

  因为周公子的出现,因为周公子做出自己更上流、更有钱但还尊重底层人的姿态,网民们大有找到组织的喜悦,更加群起攻击易烨卿。似乎是以周公子为代表的正统“上流人”和普通大众形成了围剿易烨卿的联盟。 

  可是这种联盟实际上并没有特别的、值得推敲的意义。 

  周公子和易烨卿之间的交锋,更像是一场双口相声。比如易烨卿说自己的家人“一眨眼的时间几千美金就花掉了,每2到3天就要坐一次飞机,一个月的机票都要好几万美元;周公子的说法是,我们坐飞机从来都不买票的,因为是私人飞机。易烨卿说自己在除夕夜里喝的红酒是几千元的,周公子就说他和朋友在除夕夜里喝了一瓶法国1986年的拉菲,价值1.3万美元…… 

  周公子是以“我们从不歧视任何人,也不欺凌穷人,我们只是鄙视一种人,就是易小姐你这种装高贵的人”的正义者形象出现的。但是他出现达到的真正沸点,其可燃物还是“财富”。与其说他用正义感染网民,不如说他用“比易烨卿更有钱”来震住了网民。两人如说相声般的有来有往,使看客早已忘记了声讨易烨卿的初衷。而所谓“要平等地看待穷人,不要歧视穷人”不过是他们被易烨卿或周公子吹想出来的财富吓软时的应急的一个支撑。 

  拿“品位”说事儿拿穷人做道具 

  周公子教训易烨卿时喜欢以“品位”或“格调”为主打牌。他说贵族们是不说三藩市的,只叫圣弗朗西斯克;贵族们是不去莫斯科的,因为自从沙皇死了后那里就没有贵族了;上流社会只喝香槟酒和少数几种法国红葡萄酒;易小姐居然说她喝咖啡!我们上流社会是根本不会喝咖啡的,我们只喝茶…… 

  周公子在打击易烨卿假装贵族的同时,一直在给自己化上贵族的妆。这实在是个讽刺。 

  周公子为了证明易烨卿是暴发户,抛出了9个关于贵族生活的问题,比如:你经常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什么牌子的?你戴什么手表?你什么时候什么场合戴?你的首饰是在哪里买的? 

  易烨卿对此做了回答,结果受到更大的奚落。 

  周公子质问易烨卿:你每年养游艇要花费多少钱?你家养几匹赛马?你家的狗是什么品种?什么血统? 

  易烨卿的回答是:我不养狗,养狗要花掉太多的精力,而游艇和赛马也不是自己花费不起,只是不想花精力照料。 

  周公子就此更来劲儿,他贬损道:易小姐啊,上流社会是没有不养狗的,否则我们怎么去打猎?不过你也别急,因为不是什么狗都可以养的。就凭你家能养得起游艇?能养得起马?养一匹纯血统马每年至少要花1000万美元,你养一个给我看看。 

  周公子在结束语中说道:易小姐是个极端向往上流社会的小白领,可惜她从来没有见过上流社会的生活。她幻想着自己的上流社会生活,并骄傲地鄙视着周围的人。真正上流社会的淑女是非常低调的,有教养的,包容宽厚的。 

  周公子果然还是比易小姐“高明”些,知道有打有收。但是他真正引以为自豪的、令他潇洒上阵的战甲,还是他自己描绘的财富。而所谓品位和格调,在周公子的视野里,依然是靠钱来堆积。他和易小姐,有何不同?两个人在一起“逗哏”而已。看客倒是开了眼了,隐约间似乎摸到贵族的脉搏:原来贵族的脉在大腿上,如此粗壮。而事件的起因,似乎被隐去,事件的主角之一“穷人”,更是被扫到舞台后面的道具堆里。 

  周公子以“真正的上流人”出现,以斥责易小姐的形象出现,以“真正贵族”的身份出现,一直在教诲和展示“真正贵族”的样貌,他告诉易小姐贵族做什么或不做什么(世界经理博客http://blog.icxo.com)。于他,与易小姐PK是件有趣的事情。 

  有趣和有价值相差甚远。 

  周公子在过足了他的瘾之后,翩翩离去。末了,他还加上一句:我最近果然无聊,来争这种事。 

  可以想像周公子内心的得意。 

  看客们则更愿意成为周公子的卒。在狂欢了一场后,又群起正言: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人,同样得不到别人的尊重;可以鄙视一个人的人品,但是不可以鄙视他的出身。 

  而实际上,这场关于易小姐的PK里,对财富的炫耀占绝对的上风。因为他们或她们,依然不知道、不关心穷人怎么活,穷人的尊严在哪里。
站内搜索:

TAG: 上流社会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7-10-1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17980
  • 日志数: 664
  • 图片数: 11
  • 影音数: 22
  • 建立时间: 2008-03-26
  • 更新时间: 2011-09-2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