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北川自杀官员冯翔的悲怆葬礼现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4-24 13:54:54 / 图片数(8)

  冯维政:“这一刻,我的灵魂一半已经跟随弟弟到天国。弟弟的魂魄一半给了我,我就是冯翔留在人间的影子……”

  北川废墟首添坟茔 冯翔魂归故里

  4月22日,绵阳渐渐放晴,北川寒流如旧。清晨8时起,如蚁人流赶往绵阳市殡仪馆,参加北川县委宣传部前宣传部副部长冯翔的遗体告别仪式。

  4月22日8时许,冯翔妈妈早早来到绵阳殡仪馆,白发人送黑发人……

  午后的北川老县城废墟,曲山小学(西区)的皂角树下,冯翔的众多生前亲朋好友,一人接一人,用废墟里的一块块砖、废墟里的一掬掬黄土,堆起一座最简陋的坟茔。

  冯翔,就在此间,在他向往的地方,与他心爱的儿子,同往天堂……

  告别

  清晨6时30分,我们从成都出发,往绵阳急奔。勒克儿,纯粹为送别挚友。天府早报首席记者吴楚瞳,除了以朋友身份前往,也代表了她所在部门,为冯翔敬献花圈。8时30分许,当我们抵达绵阳市殡仪馆,见到的,是冯翔痛彻心肺的孪生哥哥冯维政;不停声声呼唤爱子的白发老母;还有他那一直无声哭泣的未亡人—景雪莲。门外,许多人从不同方向涌来,冯翔的同事、朋友、同学、网友、上级……这其中,有些人,是在冯翔身后,才知此人,特意来为他送行。

  现场,每个人说话声音都低低的;许多人,眼眶都是潮红而湿润的;更多人,走过层层叠叠难以计数的花圈,在仪式开始之前,走到冯翔的遗像前,静默。

  上午9时,告别仪式正式开始。北川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韩贵钧主持。北川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冯斌致讣告。在韩贵钧握住麦克风宣布仪式开始那一刻起,他的双腿,已经开始颤抖;当他退至冯斌身后,双腿抖得更加厉害。或许,没人看到,这位冯翔极为尊敬的领导,突然之间穿过人丛,背朝众人,躲在丛丛花圈之前,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他再转过身来时,脸上没有泪水。一切,都仿似从未发生。但他的手,冰凉。

  讣告之后,冯翔的初中同学王晓红(音),代表所有同学,为冯翔致悼词。这个普通话并不标准的女子,一次又一次泣泪交流,一次又一次将双手交叉在胸前,以同学的特殊方式向冯翔默哀。

  她,用很长的悼词,怀念自己的班长。

  王晓红回忆起与冯翔的最后一次相见,回忆起那次见面冯翔与自己挥手告别的情景。她代表初93级的同学,用一个悲怆挥手的姿势,流着泪,为自己的班长,做最后告别……

  冯翔的双生哥哥冯维政,代表家属在告别仪式上致答谢辞。在走近麦克风之前,这长得与冯翔一模一样的男子,没有眼泪,只是不停地劝阻自己的母亲。然而,面对眼前密密匝匝的人群,拿起事先写好的答谢辞,商海中博奕经年的冯维政,口中吐出只几个字,已然泪水奔涌而来,要靠人架住才未至跌倒……答谢最后一句话是:感谢冯翔最崇敬的师长、北川宣传部部长韩贵钧长期对冯翔的关怀和支持……

  告别仪式结束后,冯维政捧起弟弟的遗像,缓缓向火化处走去。开棺看弟弟最后一眼,这对孪生兄弟,人间的哥哥抱着到天国的弟弟嚎啕大哭……

  抱着弟弟的遗像,冯维政仍沉浸在无限悲恸之中:“这一刻,我的灵魂一半已经跟随弟弟到天国。弟弟的魂魄一半给了我,我就是冯翔留在人间的影子……”

  告别仪式现场,初略估计,有超过200人到达现场。绵阳市委书记吴靖平、北川县委书记陈兴春、北川县长经大忠虽未到场,但他们送上的花圈,在距离冯翔遗像最近的地方。绵阳及北川许多政府部门,也送来了花圈并派来代表参加告别仪式。而在现场,有一个让人意外的人出现—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除了天府早报,新京报、南方日报、人民日报驻川记者站、齐鲁晚报以及绵阳当地等众多媒体,为冯翔离世送来哀思。众多媒体记者,以个人名义送来花圈。

  参加告别仪式最多的人,仍然是那些普通的北川人,冯翔的亲人、旧友、同仁。那些,为冯翔突然离去扼腕的人。人们列起长队,走过冯翔的灵枢,向他鞠躬;走向冯翔遗像,向他告别。队伍缓慢地向前移动,告别厅的许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忍不住泪水奔涌的人——没有人问,哭泣的人到底是谁。但人人都知道,所有人的泪与悲,都因为冯翔。

  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看望冯妈妈……

  凄厉唤儿

  冯翔的遗体,静静地躺在灵柩中,头上包着白色孝布。

  白发老母的哭泣,无论是在深重哀伤的哀乐中,还是致辞中,都无法掩盖。她不断地,试图挣脱尚在人世的儿子和女儿的阻拦,扑向已然无声无息的冯翔。她伸出手,向遗像上的冯翔召唤、向灵柩中的爱儿哭喊……她一直,不停不停地哭喊,不停不停地伸出她布满皱纹和裂口的双手,朝着儿子的方向,一声接一声地呼唤:“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Mitbbs.com

  闻听凄厉的呼喊,在场所有人无不潸然泪下……

  悲恸欲绝的冯妈妈……

  北川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韩贵钧主持告别仪式……

  北川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冯斌在告别仪式上……

  向冯翔默哀三分钟……

  冯翔人生最后的一程……

  送葬

  5·12那天到2009年4月22日,仅仅相差20天一年,他的一生,就在这条路上,阴阳一个来回——那天,他从这里逃生,今天,他从这里永生——收藏了成千上万北川人呼吸的北川县城废墟,第一次震后在此间,由北川人埋葬了一个北川人。

  送葬车队得到封城后官方特许放行。

  在遭遇地震、唐家山堰塞湖和泥石流三重暴虐洗劫的北川老县城,送葬队伍低头穿过原本雄伟的北川县委大门,沿着王家崖滑坡地段逶迤前行。

  时隔11个月踏上这片备受蹂躏的土地,昔日断壁残垣的狰狞,大部空间已被泥土充实。放眼望去,荒草萋萋。万籁俱寂间,数十媒体镜间快门此起彼伏中,清晰可辨一行人的呼吸凝重。

  冯翔遗书中的那棵皂角树,悬在一片废墟坎上,树根包着废墟顽强楔进四周。尽管树枝主干已经不能伸直,但其枝丫,仍不屈地向着一切可能延续生命的方向努力扩张着。

  这个树根下,没有进退自如的空间和泥土容纳一个邻居。

  为了冯翔的遗愿,他的亲属、好友、志愿者、媒体记者纷纷动手制造。

  废墟的砖,一块块沿着温暖的手,传递到树根下。这些砖,大部分是传递队伍最起始端,由冯翔的师长韩贵钧躬身亲手刨出递上……

  远离树根的一栋歪歪斜斜大楼下,一个人手执锄头闷声不停地在狠挖,然后找来一切可以盛土的器皿,装满,递出,装满,递出……他,就是冯翔一个办公室的同事王关伦。

  更远处,一个身着白衬衣的女子,据说是一名志愿者,满山遍野地跑来跑去,摘来一束野花送到墓前。

  树根旁,一个以废墟作为支架的平板上,放着一双运动鞋、一盒图画笔、书本、玩具……尽管日晒雨淋摧残,但这些物什,已然井井有序。“这些都是冯翔今年清明节那天祭奠儿子的物品……”冯维政哽咽地说。

  清明节,4月4日。仅仅相隔18天,父子竟在此间团圆共赴天国,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简单墓穴搭建完毕。冯翔的姐姐,呜呜咽咽,把弟弟骨灰一把一把撒进故土……

  葬礼车队被特许进入北川县城……

  冯翔的侄女(端遗像)、外甥女(端灵牌)、外甥手捧骨灰穿过北川县委礼堂……

  冯翔亲属、志愿者、媒体记者七手八脚传递废墟砖块和泥土,为冯翔垒砌坟茔……

  坟茔旁边放着的这些东西,是清明节时冯翔祭奠儿子买的新鞋子、书本、笔……孰料18天后,父子就在天国相逢……

  烈火中,冯翔看人间最后一眼……

图片分享
  • 主题地址:
    通过E-mail / MSN / QQ,把节目地址告诉你的好友
  • 图片地址:
    在各类论坛、Blog的文章编辑器中选择“插入flash”,直接复制就可以了
  • 页面代码:
    可以用于所有支持html编辑的网页或blog(标准尺寸340*300)
站内搜索:

TAG: 北川县宣传部长 冯翔 官员 现场 葬礼 自杀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