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如棋:都因有梦-亲历《爱厨房》有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3-20 15:49:57 / 个人分类:生活男女


贾如棋:都因有梦-亲历《爱厨房》有感
湖南娱乐频道2012-03-01爱厨房
我们不停约会,或许是想,下一位,便是国色天香,或是婷婷玉立,抑或家道殷实,抑或心灵相通?或许想的都是梦。
曾经有一位电视人跟我说:如棋,你整天跟我们混一起做什么呀,写点东西不行呀,把这些时间浪费这些虚无的东西上面。嗯,是的,是有些虚无,也罢,她不知,其实所有的经历者是人生,也应了那功夫在诗外的话了:便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世故皆文章。
早些日子,去长沙会几个朋友,正好遇上星光哥和云才哥,酒足饭饱之后,就是找点事做了,星光哥提议到湖南娱乐频道去见一下导演,我说你又要上节目呀,他应声是之后,我说那好吧,我陪你去吧。
过去之后,原来,星光哥也是要填表,当时导演组,你也填一份,我说我不参加,导演说:填一个,反正来都来了。
没过多久,便接到了导演周莹的电话,说让我去参加爱厨房,我说星光哥呢,她说,星光哥,快了。我于是马上打一个电话给星光哥,星光哥便说,来吧,反正就当是玩一下呢。
玩是一种心态,兴趣的心态,也更正视的心态。
那天我正好与电视台的一个朋友吃饭,吃完饭,在地下停车站,我跟周莹东拉西扯地谈了一个多小时,其实我更顷向于细微之处见大方,抑或在非正式中完成正式的工作,她说,按例,是要和嘉宾谈四十分钟的。
我们谈到了人生,也谈到商业,更谈到了处在我这样一个位置的在一个家族中的一些事情,或许,从她惊叹的声音中我或许得到些慰籍,但终归是杯水车薪,其实我们更谈了关于小弟的一些历程,人或许总要些帮扶,不然,在还未成形时,就已经歪瓜裂枣,早已不能面市,又何谈人生。这样我们就引到了一个很新的话题,关于苦难,对于很多人讲,总是要看些教科书的,和我一样,也是要看些教科书的,教科书总谈些人生苦难是财富,不要害怕苦难,但倘若我们的苦难过了,便是灾难。比如地震比如泥石流,这样的苦难实在是太过了。那么我们的人生又有多少这样的隐性灾难呢?我们不得而知。
小弟在未去当兵时,走了些弯路,当年高考成绩不够理想时,就想着去读三四流大学,我当时是这样的说的,要么,重新复读,要么,就是准备当兵考军校。而这件事当时却让大姐骂,说怎么当哥哥的,人生理想,很多人终归是理想化了,很多四流大学根本就没有办学资质,也学不到什么东西,久在深圳,知道这些四流大学,不仅在找工作时难,而且就是在这些大学出来的人,因为念过大学,全无本事,还认为自己念过大学,也就是俗称的高不成低不就,这样的人,在社会上是最难混的,要么,有个零的心态,从零开始,要么,就真的是北大清华的高材生。
而这样一个决定,当时,我说过一句,至今仍让自已回味的话:
骂名总归是要有人背的,黑锅总归是要扛的,关于此事的决定,骂名归我了,他的人生,不能再走更多弯路。
其实,决定这一点,是因为当时经济条件也不好,如其将这点钱放在四流大学打水漂,还不如做点正事,而当兵或许会锤炼一个人的性格,同时,去考军校也是一种大学。
选择一条适合于自己的道路,或许就会少走许多弯路,也会少很多麻烦。
后来,几经折磨,小弟被同学骗去做了传销,但并未在传销组织中怎么样,因为我们挽救及时,也并没有多少损失,最后,我请了专业的反传销组织给他反洗脑,才得以挽救他。他其实在没有醒悟过来时,当时有想过把我拉进去,我说你要是有那本事,也不会被人拉进去。经过反洗脑后的小弟,我觉得是应该让他去当兵锻炼去了。其实在节目中有提到这一点,其实导演是想突出我的形象,可惜因为整晚被人打断,搞得有些火大,于是我强烈要求关于小弟这段剪掉,因为我怕再被打断,断章取义的视频会因此而影响小弟的政治前途,其实本来也是没有什么的。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忙的时候,一件一件事接踵而来,第二天,临去湖南娱乐频道前,税务局有事说必须法人到场,去了其实本没有什么事需要到场,就是发神经了。当时,老妈那边也有点事需要处理一下,也是说要我必须到场,搞半天,也是屁大点事。
很不好意思地跟周莹说,能不能换人,我实在是太赶了。那边一个声音回过来说:实在改不了,你就当是多认识两个朋友吧。
也罢,既已是应了人家,就定要有始有终吧。
坐高铁其实也是很快的,一个半小时就到了长沙,下了火车就直奔湖南电视台旧址,常年在外,找个地方,实在简单。直奔大楼后,碰见周莹,她来了句:没想到你来这么快,这么厉害,就找到这里了。我还帮你拍拍匆忙赶来的VCR呢。
再从门外进来的时候,她突然问一句:你为什么这么淡定呀,我被她问住了,我在想,我是该淡定还是不淡定呢?
到了演播厅,我才知道,原来,大家等的就是我一个人,除了深感歉疚外,就是,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如果导演要求拍通宵,我决无怨言。
一起同行的星光哥一边与我讲话, 我一边做些路上没有做好的工作,他却掏出个本子来专门找人签名,我看到上面有个张太太,咦,怎么是?我明明看到是一个男人签的,想来,艺名也是有些怪异的,抑或,厨房的人,叫张太太也没有关系的啦。
后来才知道,是我搞错了,应该是张大大呢。呵呵.....
周导当时问我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我就说了句,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呢?我想,没什么罢,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罢。
这次,我准备的武昌清蒸鱼,老实话,这一点我还是下了功夫的,在网上在朋友那里都补了下课,但制片人在言语间其实让我有些感动,我平时的清蒸武昌鱼并没有用到蒸锅,但制片人在向我的说明节目流程的过程中,说你可以做你的刘氏特色的清蒸鱼,言语间饱含大度,敬业,容人。
以为marry会是主持人之一,在我看来,她的亲和力还是不错的,我想与她交流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张大大我是没有了解的,拍摄前我并没有和张大大沟通一句,只听见他不停地跟他的朋友微信抑或是讲电话。我心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有些乖张的可爱,有些我不熟悉的肆意,有些我不能理解的夸张。
后来想想,或许张大大能在拍前与嘉宾沟通,是否能了解多一点嘉宾呢?抑或是,我在拍前与主持人多谈一些,也能改变临场时的怯意与不适呢?抑或,如友人所说,气场就错了?
制片人在事前跟我说过,让我吟诗,我说吟诗,酸死了。很多年前,我有意无意已经炼成了出口成诗的习惯,那是近十年前,十年的我,已经被生活磨成了一个俗人,我还能出口成章吗?或许,我已经出口成脏了,会国骂,会粗话,已然是中年闰土的另一种格式。
当年,我出口成章,人在深世,无人知,今日,我的诗情只会在寂寞无人的夜里才如涌泉,面对芸芸众人,我竟了无一言,这是不是或许就是人生如棋局局新?
终究没有吟成诗,和第一位女嘉宾胡艳萍沟通时,她在门里,我在门外,我们谈些关于桃花江,出来,我们坐在沙发上,谈关于她的人生,她说她学的的日语专业,我说如果是日语专业的话,那她现在做售后不是很可惜?主持人张大大便讲我是不是招人招多了,也在这里招人起来了,这可不是招聘会,说老实话,如棋经历的招聘会虽然多,但也不至于是人生的全部,胡艳萍其实是属于那种压缩饼干,怯生生的她,其实更需要引导,只有引导下才会出火花,如何出火花,就是不停地问,问到她喜欢的点,她就会滔滔不绝,不知道主持人有没有去了解这一点呢?
如棋不知道。
其实,如棋也知道今天是如棋的主场,也不是我的主场,但其实我喜欢比较随意的,没有压缩的抒发,这样才可能出曝点,四台摄像机,导演,主持,制片全部只为了我们这些焦点,我当然希望尽快出状态,我跟胡艳萍,我越随意,越精彩,但在几经主持人的压缩下,我竟没有了倾诉与言说的欲望。
但终归是做事,在后来两位女嘉宾的菜上来时,张大大其实一直希望我赞扬一下嘉宾的手艺,赞美别人这一点基本品质我还是有的,只可惜我有我赞扬别人的方法,当张大大不停吃第二位女嘉宾袁瑞瑞的饼时,我当时说了句:你怎么都不停下呀。我本来以为以张大大的性格会回一句:我为什么不吃呀,我偏要吃。那这样,我就可以接一句:你把我吃的都吃完了怎么办。我也想吃呀。这样的赞美可能更适合我的性格,也更能出效果。
但张大大没有回应,他可能觉得我在质疑他,其实就像刚才女嘉宾袁瑞瑞出场时,我问她:你是不是经常忽悠人呀。这话,那只是一个冷笑话。而且当我说出,我觉得做电视购物的都是坏人时,以我这样一个年纪的人说出这样的的话的时候,其实他就是一个笑话,我更想以我的方式,引出这样一个情节,你就像那厨房的鸡蛋一样,有可能坏掉了。但很可惜,主持人又觉得我在质疑。
一再压缩下,我确实有些倦意了。
于是,最后,我没有选那个给我评分95分的邻家小女孩。
其实我跟导演说我喜欢邻家女孩,她们有些其实会错意了,我的语典里多半的绝非是俗世里的邻家女孩。她在身边,不乖张,有时安静,有时滔滔不绝,聪敏,会说,生活便是如此,我们出去玩罢,会在不经意说:那便是如此,我便会以崇拜的表情看着她,你太厉害了,她就不远处。
一切经历,都是劫,一切经历,都因为梦,一切经历,都因为爱。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2012年3月11日,

2012-03-01爱厨房剧照-微博贴图

2012-03-01爱厨房剧照-微博贴图

站内搜索:

TAG: 厨房 导演 电视台 人情世故 心灵相通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