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yuanruhui.wordpress.com/

2010年9月至2010年12月催眠内容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3-12 18:17:01 / 个人分类:评论


2010年9月6日晚上,一个男子经过本人家门口扔下一包东西式说:“俾都唔学怇”2010年9月7日凌晨,清洁工人来扫地,对面四层楼里走出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说:“纪委”另外一个男人说:“网警”后捡起说:“炸弹”到了早上,有一个男人走到凤宁东街29号说:“广东省纪委,王黄国庆兴落来,跟我去派出所,放炸弹。”又说:“国家需要意滴文件,怇交出文件就放过你”当时四层楼内有一个男人说:“如果他不交怎么办”另一个男人说:“那就杀了他跟姓王黄的”本人看在一场街坊份上一时心软就打开防火墙,期间落楼下站在门口抽了一支烟,看到那个省纪委的背部,后上传文件到MSN中文网,说:“大赠送”有一个男人说:“小阮,来点新的”期间有一个男人说本人正在发邮件,又有一个男人说:“小阮没有发邮件正在上传”那个男人又说有人入侵他们的电脑,连网警的电脑都敢入侵。又有两个男人说:“网警入侵人地既电脑仲大喊升官发财”有一个女人说:“你入侵人地既电脑仲大喊升官发财,跟我返中纪委”那个负责入侵本人电脑的女人说:“唔系我讲的”又落楼下站在门口抽了一支烟,看到王黄国庆兴回来说:“去到派出所咪也都无讲到,真系有个中纪委”接着上了楼上。还有一个男子说:“意兜友净系要三十万”
那个省纪委又说:“拿屋契来,拿人地既名来买屋”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人说:“纪委拿了一间屋”电话铃响起,有一个女人说:“中纪委说小阮泄露了神州数码机密要捉他”凤宁东街29号王黄家有一个年轻女孩子说:“你地都被中纪委利用左”那个省纪委又说:“唔好乱讲也”对面四层楼里走出一个男人说:“阿辉得罪左有钱人,要销晒滴也”于是本人一气之下将所有证据全部销毁。那个男人说:“真系要捉怇点会等到怇销毁证据。”又有一个女人说:“万一怇打电话俾中纪委咁点”另外一个女人说:“中纪委唔会接怇电话,CUT左怇条17909唔好俾怇再告我地。”黄王家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辉,多谢你放过我既国庆兴”事后,本人经过厕所,见到一个中学生说:“阿KING既大佬系香港警察总督察,犯法都得”又有一个男子用追逃仪传递声音“纪委和阿KING在饮食店吃饭,只要见到怇地就知道真相”另外一个男人说:“他敢去饮食店就杀了他”又有一个女人说:“俾纪委玩到一栋都无。”那个省纪委说:“中纪委今晚派人来”到了晚上,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扰乱社会秩序,今晚两点郁手。”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人说:“希熙姐,中纪委今晚要杀阿辉,使唔使叫怇过来避一下”巷子里面有一个女人说:“这伙人竟敢跟中纪委作对”声音很象胡志华。那个(希熙禧僖)姐说:“唔使”凤宁东街29号黄王家有一个女人说:“到左香港同人地讲清楚滴也系阿辉俾既,怇无通行证,过唔到关去香港”
2010年9月8日凌晨十二点,有一个男子用追逃仪制造了一下敲门声,然后说:“辉,中纪委要杀你,过来避一下”
本人起床后穿好衣服带上钱包,那个男子又说:“唔好带手机,阿辉钱包入边既钱去唔到旅店”
本人开门出来看见对面四层楼后门没有开,走到凤宁东街巷口,看到五个人影从涌边转出桥头,其中一个男人说:“出来啦,去揾阿KING,如果唔系揾网警叫怇出来都唔肯出来”
本人走到凤宁南街四层楼前门,看见没有开门,那五个人影一直跟着我,那个男人又说:“唔好走,纪委想同你倾下滴钱点样分法”
本人一直走,看到凤宁南街口有三个黑影,于是掉转头,那个男人又说:“唔怕我地,果到有三个人”
本人又转身走到街口,看到一部的士在前面停下,一个穿浅蓝色套装(西式上衣和短裙)年轻女子下了车,本人上车后说:“去建设大马路”听到有一个男子说:“我地真系网警”又有一个女人说:“怇既荷包入边有张上网卡,里边有芯片,跟住怇”
的士司机从人民桥走东风东路到达建设大马路时,本人转头看见有一辆黒色类似越野车跟着的士,又说:“转去建设六马路,花园酒店侧门。”
的士来到建设六马路花园酒店侧门,本人下车付钱后,看到对面有三辆黒色类似越野车,走过马路,按响其中一幢大楼的门铃,看见有一个女人站在一辆黒色类似越野车旁边说:“辉,唔使惊,我地系网警”当时大楼门口有一个值班人员,该马路是收费泊车。朋友下来开门后问:“果部车入边系咪人”本人没有出声和朋友进了屋里边。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三辆黒色车系中纪委既车,车里面坐着公安和检察院”引本人出来是和纪委监察的人谈分钱。
又有人催眠说那个坐着的士穿浅蓝色套装(西式上衣和短裙)好象原中国大酒店制服的年轻女子,廉政公署游尤佩芬棼也有份跟踪而至。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有一个男人说:“黎(绣秀)(宁玲灵伶)黎永珍,你地既任务已经完成啦,可以复职啦”
当时那三部车里面的人可能打晕了那个值班人员,拿了钥匙,上了楼。有一个男人说:“意滴门好难开,唔同其他门”
本人和朋友在屋里面一边看电视一边说:“有差佬吃左我几十万奖金要杀我”叫他找警察来帮忙,那个男人在门外面说:“睇怇找边个来同我地讲”后下了楼。
本人听到马路上有两个男子和一个女人在说话,其中一个女人说:“搞好味”另一个男子说:“搞掂”又有一个男子说:“阿辉既技术可以做网警”那个女人说:“阿辉吃烟,又咳嗽,又成日饮白开水,滴烟一定有问题”又说:“将滴烟烧晒怇”又说:“阿辉做唔到网警,怇中了毒,得返三个月命”还说:“我睇过怇地果滴文件,果几个人个个都系年薪过千万,我去北京拿一千万返来话都咁易啦”
后来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上了楼,那个男人说:“我系广东省纪委既人,纪委尽量避免搞出人命”原先那个自称网警的女人改口说:“我系广州市纪委既(黎李)(绣秀)(宁玲灵伶)我识得怇朋友,叫怇来开门,睇下怇肯分几多钱俾怇朋友”又说:“怇唔识得阿KING,无通行证去唔到香港,呢度系怇朋友家,本来系想爆过惠芬单也出来后来无讲到”那个自称广东省纪委男人说:“阿KING兄妹去左香港,怇地唔敢乱发也,惊住我地查到地址”过了不久后又说:“阿KING死左”那个男人说:“叫怇朋友来开门,一提到果三个字就CUT”本人和朋友看见他她们不能进来就睡觉,朋友睡房间,本人睡厅。
又过了不久,本人听到马路上有一个男人说:“省厅既人同联想既人系度做咪也”有一个女人说:“杀左怇地,唔好俾怇地知道我地系呢度”那个男人又说:“你地想做咪也”另有一个男人说:“将条尸扔入垃圾槽”
后来,有一个男人说:“仲未肯开门,冲入去”本人打开内铁门,隔着外铁门看到门外没人,朋友打开房门说:“刺客”
本人听到马路上有一个女人说:“我地既人叫怇唔开门,果边既人来就开门,真系吓死我地。”
又过了不久,那个自称网警或广州市纪委(黎李)(绣秀)(宁玲灵伶)说:“(希熙禧僖)姐,你来左啦,阿辉怇唔肯开门,阿兰又味来,你叫怇开门俾我地入去”那个(希熙禧僖)姐说:“我唔识得怇”有一个男子说:“中纪委要杀怇,使唔使接怇去省厅”那个(希熙禧僖)姐说:“怇头上有纳米,去唔到省厅”
曾经有一天晚上,本人帮邻居家搞电脑,突然头上刮破了一点皮,流了点血,当时有一个男人经过身边说:“线路问题”。
又过了不久,那个自称网警或广州市纪委(黎李)(绣秀)(宁玲灵伶)说:“阿兰,你来左啦”那个阿兰说:“唔关我朋友事”那个李秀(宁玲灵伶)说:“广东省纪委屈阿KING放炸弹杀人,阿KING去左香港,中纪委要杀阿辉,怇唔肯开门”那个阿兰说:“怇救既人系阿KING,我识得”那个(黎李)(绣秀)(宁玲灵伶)说:“要救阿辉,意家唯一办法系去北京找胡锦波,你有无开车来”那个阿兰说:“我地走”有一个男人说:“连怇朋友也不信,叫怇地务提果三个字偏要提,找人跟住怇地找机会落手”那个阿兰说话声音好象原中国大酒店收银主任梁小兰。

又过了不久,有一个女人说:“怇在联想做也时,个个都叫怇做小丸子,小丸子系卡通片里面既外星人,我地找广东省国家安全厅既人来杀怇,唔使我地郁手。”
本人又继续睡觉,听到那个(希熙禧僖)姐说:“俾支枪你搞掂怇”有一个男子说:“打唔到”另外一个男子说:“搞掂左”那个(希熙禧僖)姐说:“打中边度”那个男子说:“打中两只脚”原来是追逃仪所配备的电磁枪或电击枪。
又有最高检网管说:“打电话给中纪委,叫他她们手下留情”那个说冲入去男人:“中纪委决定俾返四十万元小阮医病”
本人一直睡到凌晨六点钟,听到有一个男人说:“打电话俾华乐街派出所”后来听到几声警笛响又消失了,那个男子说:“国安杀左派出所既人,开走左部车”又有一个男人说;“打电话俾省厅”后来听到几声警笛响,有一个男人说:“车里面既人放低武器出来”另外一个男人说:“国安”那个男人说:“全部带晒返去先讲”后来本人打开阳台铁门,看到那三部黒色车不见了,另有一部小轿车开走了,花园酒店那边墙站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挎着一个大包,脚下放着一个行李箱。
本人又继续睡觉,听到一个男人说:“都怪你心慈手软,搞到意家咁难落手”我打开铁门,去到楼梯处,见到一个男人说:“活到七十几岁先死都值得”我大声说:“就系意个人”有一个女人说:“到左意家仲要认人,真系唔识死”
本人说要问朋友借电话打110,有一个男人说:“控制住110”朋友说:“唔知滴人会带你去边度”又有一个女人说:“俾屋你住又俾钱你仲要报警,真系唔识做人”当时本人在窗户看到一个女人扛着单车打开铁门离开大楼,大叫:“中纪委唔好杀我,我唔报警啦”
本人又听到一个男人说:“小阮他吸毒,等他下来就捉他”另外一个男子说:“辉,扔掉滴烟和上网卡”本人连忙扔掉绿羊城香烟和上网卡及工商银行提款卡入厕所后用水冲,又有一个男子说:“阿辉唔应该扔掉提款卡”
2010年9月至11月期间催眠内容,有人火烧羊城卷烟厂。
2012年3月后曾经有人催眠说国安和检察院入左本人朋友家,从厕所里捞到那张提款卡,从工商银行提取了一千万元奖金,并说如果本人当时唔系扔掉果张提款卡,一下楼就会被人杀死。
本人和朋友一起下楼打的士回家,见到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把用报纸包着的东西走向本人,刚巧有一部的士来到,上车后说:“去省厅”听到一个男子说:“(绣秀)(宁玲灵伶)姐你点解返左来”那个(绣秀)(宁玲灵伶)姐说;“我同怇地讲我系中纪委驻广东省国家安全厅既监察员,怇地杀左阿兰,俾左部车我开返来”其说话声音与那个自称网警或广州市纪委(黎李)(绣秀)(宁玲灵伶)不一样。又有一个男子说:“睇下怇返去边度”的士经过建设六马路时,本人见到一班穿着休闲装的男子走向那幢大楼,马路边停左几辆车,朋友后来改口说去革新路。
本人回到家里,听到对面四层楼里有一个男人说“国安要杀他,我们也保不住他。”另一个男人说:“阮汝辉昨天晚上害了很多公安。”又有一个男人说“阿KING没死,你是阿KING”还有一个男子说:“我系阿KING”那个男人说“这是一场骗局,你们都是骗子”那个自称阿KING男子说:“有一个亿”又是那个男人说“我是检察院的”还有一个男子说:“阿辉既老窦中左五百万,等我去搞掂怇”过了不久,还有一个男子说:“得左”另外一个男人说:“检察院既人没死,返去揾帮手。”同时,本人站在家门口看见住在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兴庆兄妹回家,但是那个黄王美卿磬与以前在涌边散步时见过一次面黄王美卿磬不一样,那个王黄国庆兴变成了光头。后来有一个中学生经过本人家门口说:“阮生,唔好出去,班人实打死你”
现在有人催眠说检察院想一家独吞一个亿,这不是骗局。对面四层楼的人拿了本人父亲那张五百万元人民币彩票后去兑奖,那个人是王黄顺庆兴。
2012年3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父亲搭的士去了西湖路福利彩票中心兑奖,签收了支票,扣除了个人所得税,和福利彩票中心工作人员去了工商银行提取现金,由其解款车和穿着绿色制服持枪押款员运送,途中被自称广东省检察院的外省地人拦截,声称那是赃款要没收,被人发觉,还报了警,有证人,他们把车开到了天河区检察院,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王黄国文庆兴兄弟,那笔钱被广东省检察院吃掉了。又有人催眠说那个很象我的人是2010年的学生王黄顺庆兴(经过化装)细节请参照美国电影《碟中碟》3或《谍中谍》3职业特工队中假人头脸面具,但是本人额头大尖型面孔与见过的那个学生王黄顺庆兴面孔不一样,就算经过化装戴上假人头面具也不象我,而且那个人的头部没有头发和面部白色,戴着眼镜,有说话声音。
事后香港廉政公署王黄国庆兴和王黄顺庆兴是亲兄弟,得到香港工商银行赔偿拿了支票由两个自称廉政公署女文员转交给本人,被公安和检察院拦截,我没有见到那两个女文员。
有一个男人自称国安冲入黄王家“砰、砰、砰”声后,有一个女孩子说:“我地系外星人打唔死既”邻居打电话说:“国安在条街开枪打人”那个国安说:“这条街是柳传志街”原来是使用电击枪或电磁枪。
有几个男子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意个时候仲吃神州数码滴烟,真系唔死都没用”又有几个男子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妈的,杀不了他,反而被国安打伤了几个兄弟”本人还看见那个的士司机走进巷子里面后有一个男人从巷子里面走出来说:“小阮说要去省厅,那个国安要掏枪啦”。当时本人的父亲说:“如果真系杀你就唔会大鸣大放”要和我一起去派出所报案,对面房屋有那个自称是中纪委驻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监察员(黎李)(绣秀)(宁玲灵伶)说:“怇去派出所报案就杀左怇地两个”后来又说:“清洗广州市公安局”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自称是中纪委驻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监察员(黎李)(绣秀)(宁玲灵伶)带着一伙自称是国安的外省男子去广州市公安局杀人,结果被广州市国家安全局发现那些人原来是广东省检察院的人。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自称中纪委的男人和另一个男人自称柳传志的男人说:“柳传志跟我回中纪委一趟”那个自称柳传志的男人说:“我干嘛要跟你回去”那个自称中纪委的男人说:“不跟我走就交出四十亿”。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这伙贪官污吏和腐败分子导演了一场为了那四十亿元人民币赃款而自相残杀的闹剧。
现在有人催眠说2010年6月柳传志来到广州找本人私了,如果我不肯私了就叫马建杀了我,被国安和中纪委跟踪,去到广州神州数码,双方谈判后在香港交收款项。
2010年6月18日,联想集团柳传志和前任国家安全副部长马建(现已被中纪委双规)从皇岗口岸开车过关,随行人员有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王黄国文庆兴兄弟和胡炯(希熙禧僖)和王黄德得发及公安厅胡锦(希熙禧僖)还有广东省纪委监察厅胡炳(希熙禧僖)。现在有人催眠说2010年6月联想集团柳传志替郭为支付十亿港币给香港警察。
香港廉政公署游尤佩芬棼说2010年6月廉政公署或警务处商业罪案调查科已经查处左警察集体贪污案,收取五亿港币入库,另外五亿港币在2010年9月至11月用来支付内地执法机关换回香港人,共有近几十个人参与此事。
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退役香港警官王黄永庆兴曾经在南华西街派出所内,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段电话录音:“我系王黄永庆兴,揾王黄国平,唔该你批出一亿美金”王黄国平说:“我旨系一个总督察,无权批出一亿美金”王黄永庆兴警官说:“咁就三千五百万美金啦”王黄国平说:“可以”这时游美卿说:“王黄国平,真正既王黄SIR系香港,过边果个王黄SIR是冒充既,点解你仲要批出奖金”王黄国平说:“鬼叫怇知道我细佬王黄国庆兴被女犯人强奸同香港警察集体贪污啊”又说:“怇唔要奖金,过边滴人都要吃饭架”果边滴人话系执行卧底任务,有律政司签名的免除刑事责任证明书。
廉政公署游尤佩芬棼说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庆兴和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王黄文庆兴兄弟及保安科相当于CIA OR NSA王黄文兴庆(身材中等有头发)或保安科警察王黄文兴庆(身材肥矮光头)合谋骗取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一亿美金,正在追查中,因为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王黄文庆兴及保安科相当于CIA OR NSA王黄文兴庆姓名相同,所以有人怀疑王黄文兴庆是双面间谍或冒名顶替。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人催眠说广东省内执法机关已经收左联想二十亿元人民币,其中十亿元人民币入左国库,另外十亿元人民币入左部门小金库。2012年3月后,本人在互联网上看到原广东省纪委书记兼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后任政协主席被法院定罪判刑。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省纪委监察厅(黎李)(绣秀)(灵宁玲伶)声称已入库。
又有人催眠说联想集团如果在香港卖股票场外交易就收少四十亿港币,应由香港执法部门查处,事后应该支付本人奖金四亿元港币。还有人催眠说收了四亿元奖金后就杀晒整条街既人。
当年香港廉政公署和保安科警察提取了一亿港币奖金支票来到广州后被人威胁说“你地不放低几个亿,就唔使旨意返香港”此事被列为最高机密。那一亿港币奖金被公安厅私分(因为本人曾被催眠情况下写了一张捐赠纸,内容是将一亿港币捐赠给广东省治安基金和见义勇为基金)近几十个人参与此事。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门口抽烟,看见有一个男人从对面四层楼里走出来说:“意个时候仲问拿钱”
2010年9月至11月催眠内容,胡志华是中纪委派到联想的卧底,她说广州市国家安全局收了联想四十亿元人民币,当时有一个男子说:“有人诬陷广州市国家安全局”。
2000年1月18日,联想集团广州公司拆分为“联想”和“神州数码”有几十个员工在离职后陆续失踪“联想商城”“联想1+1专卖店”有几十个员工进入秦爱民广州市金税计算机有限公司,简称“金税”没有给赔偿金和交纳“五险一金”。
2002年12月21日,本人在51JOB网站上刊登了我的简历并转载该条消息。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听到巷子里面有一个女人说:“小阮,真正的中纪委在这里”
又说:“小阮把郭帅害惨啦”还说:“打电话给金税,要他们发贴,国安要杀几千个戴了特殊功能隐形眼镜的人”声音好象胡志华,导致“金税”几十个员工陆续失踪。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巷子里面“砰、砰、砰”响了几下声音,有几个自称中纪委的人昏倒了。当时有人催眠说胡志华带来几个自称中纪委的人来到后中了联想集团的埋伏。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站在家门口抽烟,看到三个外地女人拖着行李走进了巷子里面三层半楼雷家父子隔壁,其中一个女人说:“阮汝辉在吗”本人当时想走过去,有一把声音说:“唔好行过去”原来脑电波特征码技术。我睡觉时听到那三层半楼里传来一个女人说:“我是中纪委”跟着“啊”一声,有一个男人说:“扫干净床上的”又有一个自称胡志华的女人说:“中纪委这么容易上当受骗的”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这伙人威胁本人不准上网,一上网就杀死本人,并企图删除本人网络上公开举报信,但是没有成功。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没有上网,不用死”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这伙执法者导演了一场为了那一亿港币奖金和新世界那一亿美金奖金而自相残杀的闹剧。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几个人拉着行李箱进了巷子里面,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一个男人说:“保安科既人来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站在门口抽烟,看到两个男人从巷子里面走出来,挎着包,说:“为什么没有死,亚运会吧”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站在门口抽烟,看到有六个男女说来收垃圾费,其中有年轻的背着包,那六个男女先走进了巷子里面,用手电筒观察了几间房子,后又走出去拐进了凤宁东街27号的横巷,实际上没有收取垃圾费。本人睡觉后,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就是那六个男女进了凤宁东街27号对面的房屋里并不是29号,走上铁造楼梯进入了二楼。2012年3月后,本人经过巷口,见到有一个男人正在修理铁楼梯,并说:“点会唔俾人由二楼出入”当时有人催眠说有两个人是广东省国家安全厅,有四个人是香港警察。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外面有警笛声,有一把声音说:“捉外星人”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去厕所回来时听到有两个男人说:“贪得无厌”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去厕所回来时听到有两个男人说:“就差录份口供”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那些人催眠本人是外星人,叫了一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后整条街既杀人犯都死左,叫了第二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后全中国监狱里的杀人犯都死左,叫了第三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后胡锦波也死左,因为胡锦波当过国安杀过人。我叫了三声后上楼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一个女人说:“你既仔系外星人。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有一个男人说:“如果怇再提奖金”另外一个女人说:“杀左怇”本人睁开双眼,隐约见到有两个人影下楼,事后才知道那两个人在我眼睛戴了隐形眼镜,功能类似于美国电影《碟中碟》3《谍中谍》3《职业特工队》原来是另外有人拿左我家锁的钥匙。当时有人催眠说那两个人是经侦支队,留守在这条街既其他四层楼。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两个人是国安,是联想集团从美国进口的间谍设备。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去士多店买烟时听到有一个男子说了声:“阮生”回头看见两个男子坐在士多店饮料,但衣着普通不象香港人,没有出声,那两个男子曾经是四层楼下服装店老板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去大基头糖水店坐下吃糖水,看见走进一个年轻男子背着包走了进来坐在隔离桌子,同时听到有人叫了一声“阮生”楼上有一个男人说了声“纳米糖水”。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走去凤安桥头,听到后面响了一声汽车喇叭,回头看见到有一辆小轿车里面坐着四个人穿着避弹衣,那辆车(2010年9月8日凌晨六点至九点见过)一直开上斜坡。当时有人催眠说那辆车在人民桥出现意外,本人一直走上人民桥,发现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同时那个在糖水店见过的年轻男子背着包走过身边,有人说了声“阮先生”
2016年本人在杜广纯的文章上发表自已的举报投诉信,有两个男女从巷子里面走出来,那个女子说:“支持我”那个男子指着四层楼比划说不出话,可能是哑巴,他好象那个在2010年见过两次面的男子。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站在家门口抽烟,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一个男人说:“你地不放低几个亿,唔使旨意返香港”另外有一个男子说:“你地想要几个亿”有一个女人说:“唔好俾怇听到”后中断通讯号。
有一天晚上,本人去完厕所,有一个中学生说:“意个人害左一队SDU”当时有人催眠说香港警察派了一队飞虎队来救那些被扣押既香港人,结果被国安杀左,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公安派出便衣武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给本人,内容是一辆面包车被人截停,车上的便衣人员被其他便衣人员打倒在地,当时有人催眠说国安杀左香港警察,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公安派出便衣武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内容是在一个收费站,一伙穿着便衣的人自称国安和穿着军服的人在演习搏击,其中一个人穿着褐红色公安制服,道路上停着汽车。
现在有人催眠说当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向中央政府求助说广东省内贪官污吏绑架勒索香港派来广州市的执法人员,要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支付五亿赎款,所以中央命令广州军区派退役军人前来营救,有一个男人说:“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野战军”被广东省公安厅边防局武警拦截查看证件,发现是广州军区退役军人协会。
2012年3月后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上网,看到一则新闻,内容是广东省公安厅边防局长蔡广辽少将涉嫌违法违纪被军纪委查处,后来转载该条消息,有一个女人来找本人,我正在睡觉,没有理会。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一个女人说:“连中纪委的人也敢捉”
2012年3月后催眠内容,2010年香港人捉左中纪委既人来交换香港人。
现在有人催眠说2010年广东人和香港人在皇岗口岸交换人质。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门口抽烟,看见有一个男人从对面四层楼里走出来说:“意个时候仲问拿钱”
2010年10月,有一天白天,本人站在家门口抽烟,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一个女人说自己是廉政公署调查人员,于是致电廉政公署报案中心查询郭为涉嫌挪用公款案,接听女性人员称该案由香港警察商业罪案调查科处理,再致电CCB接听男性人员说了声:“王黄SIR系度”按了录音键,本人说了声:“有罪案发生”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那个自称是廉政公署女人说:“点解咪也都被怇听到晒,一定是检察院装了偷听器,交出来”另外一个女人说:“我地唔会怕你地,仲会再来”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一个男人去到37号门口大声叫:“中纪委给了小阮一千万元奖金”
现在有人催眠说2010年香港警务处和廉政公署给了中纪委一千万美金,由其转交本人,因为以前他她们派人来广州找我都失踪了,但是2010年中纪委派来的人和本地贪官污吏互相勾结谋财害命,抢劫杀人又分钱。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听到有两个男人说:“检察院冻结了阮先生账户”当时本人自言自语说:“中纪委俾奖金,检察院点解会冻结账户”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那个自称中纪委驻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监察员(黎李)(绣秀)(宁玲灵伶)说:“拿支枪夹住怇去工商银行拿果一千万元出来”本人去到厕所门口,见到涌边有几个黑影后掉转头回家,又见到一个女子说:“仲唔掉左张身份证”后出现了一个怪脸,原来是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我回到家门口,用剪刀剪掉身份证后再折叠,这时有一个男子说:“身份证里面既信息无左”我上楼拿出银行存折看了一会,拿着走出门口烧掉。这时四层楼里面有一个女人说:“小阮连中纪委给的奖金也不要了”从巷子里面走出三个男人说:“阮汝辉连银行存折也烧掉了,咱们检察院该撤退了”那本中国银行存折早就烧掉了,旧银行废卡早就丢失了。然后本人就扔掉身份证。现在有人催眠说当年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兄弟冒名顶替本人去中国大酒店工作时使用我的名义开存折。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下午,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外边马路传来警笛声,对面房屋传来一个男人声音说:“我是陈福检察长,听说小阮子是外星人,我们要带他走”又传来另一个男人声音说:“我系阿KING”那个自称是陈福检察长说:“你是阿KING”然后“啊”一声昏低左。现在有人催眠说陈福或陈富是广东省检察院举报中心主任。
当时有人催眠说中纪委收了联想集团二十亿元人民币,给了本人一千万元人民币奖金,汇进了我的工商银行账号,但是被检察院吃掉了。
现在有人催眠说2010年香港警务处和廉政公署给了中纪委一千万美金,由其转交本人,因为以前他她们派人来广州找我都失踪了,但是2010年中纪委派来的人和本地贪官污吏互相勾结谋财害命,抢劫杀人又分钱。
事后本人在2012年3月后和2016年6月23日下午到中国工商银行查询,才发现自己的账号被取消,银行没有本人的任何存取款记录(但是那两本工商银行存折,其中一本是我在中国大酒店期间开立,每月从中国银行取出工资后再转存工商银行。另外一本工商银行存折是我在长隆酒店工作期间每月用提款卡提取工资)另外有一个女人叫郭莉婷使用本人身份证号码开立账户存钱,本人一元钱也没有收到,那本中国银行的存折早就烧掉了,旧银行废卡早就丢失了。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三个检察院人员和国安一起到工商银行提取了那一千万元美金奖金,并取消了本人既工商银行账号,销毁存取款记录,郭氏姐妹其中一个是广东省纪委监察厅,另一个是国家安全厅,或者两个都是检察院举报中心既人。
2016年6月24日下午,本人再到工商银行开立账户存款三百元人民币,发现银行取消了郭丽婷帐户,她的身份证号码是440105731104421和本人以前旧身份证号码是一样。
后来本人在广东省检察院网站上看到原反渎职侵权局长被广东省纪委双规,检察长郑红组织检察院集体开会总结经验教训,郑红坐在主席台上讲话,有图片。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一个自称廉政公署的女人使用追逃仪说有几个自称最高检的外省地男人持枪闯入廉政公署打伤十多个廉署职员,那个女人问怎样区分国安与检察院,我说看拔枪速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一个年轻讲粤语男子自称是陈武检察长说:“检察院占领左四层楼”又有一个外地男人说:“国安控制了四层楼”还有一个外地女人说:“中纪委控制了四层楼”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去完厕所,听到两个中学生说:“张耕带着检察院既人打伤左我既父母”于是本人拿着剪刀想冲上四层楼搏命,并破口大骂,晚上经过士多,听到一个中学生说:“小阮子拿着剪刀对着四层楼.。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出街买烟,经过南田路,听到有一个女孩子说:“为人民币服务既检察院”,原来是追逃仪传递声音。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出街买烟,经过南田路,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说:“如果系香港警察来到就去省厅找梁伟发,如果系廉政公署来到就去省检找陈武检察长”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及声音,内容是国安袭击海珠区检察院,打伤了陈武检察长。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内容是有一伙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的男子在白云山被一伙穿着旧式迷彩服的人打劫。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内容是有一伙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的男子在白云山的一座宾馆内被一伙穿着旧式迷彩服的人打伤。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那个自称中纪委驻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监察员(黎李)(绣秀)(宁玲灵伶)说:“八十”当时有人教本人说是80岁,原来是脑电波征码技术。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早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四层楼既人唔应该侮辱胡锦(熙希禧僖)。”还有一天凌晨,本人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一个叫惠芬棼的女子说:“阿KING怇地又再强奸(熙希禧僖)姐啦”。我拿手电筒对着四层楼照了几下,没有动静,跟着出了门口,走到凤宁南街四层楼照了几下,又没有动静。这时有几个男人说;“去揾梁伟发啦”本人回家继续睡觉。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阿KING和那个自称是中纪委驻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监察员(黎李)(绣秀)(宁玲灵伶)吵架,阿KING说:“信唔信我强奸你啦”另外有一个老年女人说:“连中纪委都敢强奸”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那个叫惠芬棼的女子说:“梁伟发强奸我”又有一个老年女人说:“惠芬棼你咁讲也”还有一个男人说:“杀晒四层楼以下既人”
当时有人催眠说梁伟发既老婆是胡炯(希熙禧僖)包养二奶胡锦(希熙禧僖)还有一段录音,有一个女人走下楼梯说:“阿发,你揾咪也”有一个男人说:“揾监听器”。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一个男人说:“杀晒香港保安科既人”然后听到外面有警笛声,有一个女人说:“挖左怇地既眼,除晒怇地滴衫”还有一个男人说:“咱们不用怕他们”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巷口见到一辆印有“广东省地税稽查局”字样的车停放在那里,晚上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一个男人说:“我们听说小阮是外星人”又说:“如果我们出事了,小阮会报案”第二天白天又停放在那里,第三天白天又停放在那里,车里面没有人,于是打110报警求助,交巡警来到后,本人说明原因,当时街上还有其他人,当时有一个男人使用追逃仪说:“广东省纪委办案”回到家后,听到四层楼里面有一个男人正在通电话,对方有一个男人说:“放左广东省地税稽查局既人”那个男人说:“胡炳(希熙禧僖)我地唔会再听你讲”到了晚上,有一个男人从四层楼后门走了出来,第四天早上,那辆车就不见了。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外出,听到两个男子说:“纪委可以控制110”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及声音,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中年女人自称是广东省纪委(黎李)(绣秀)(玲伶灵宁)说话声音好象老太婆。当时有人催眠说联想集团柳传志杀左中纪委既人和那个中年女人,还将她们赤身裸体绑在一棵大树上或灯柱,还杀左公安部白先河。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及声音,听到对面房屋“砰、砰、砰”响了几下声音,有几个自称中纪委的人昏倒了。当时传来一幅图象,马路上有一辆车有火光,有一幢大楼有火光。有人催眠说联想集团柳传志捉住中纪委的人,火烧中纪委办公大楼。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站在门口抽烟,看到有一个女人站在巷子里面三层半楼前雷家隔壁和几个男人说:“你地无非系为左钱,我俾几百万元你地,放过阿辉”接着那个女人就被打倒了。本人拿着烟走过去,那几个男人和女人就不见了,声音好象中纪委驻广东省国家安全厅(黎李)(绣秀)(宁玲灵伶)原来是追逃仪制造图象和声音。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站在家门口看到妈妈穿着白色花衬衫走进巷子里面捡鸡旦花,响了一下“砰”声,有一个女人说:“怎么会有枪声”本人看到妈妈倒地后,不知怎样会换成绿色上衣走了出来。晚上,有两个女人从巷子里面走出来说:“小阮真可怜,连自己妈妈死了都不知道”。第二天白天,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人说:“小阮的妈妈还是原来的老妈”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图象白色花衬衫遮住了原来的绿色上衣。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站在家门口看到爸爸走到巷口被人打倒在地,又看到街上放满麻包袋,有一个女人说:“意滴咪来架”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图象和声音。当时有人催眠说发哥杀了几个街道办事处的人。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感到有一个女人睡在我身边,感觉到性冲动,这时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人说:“小阮进去了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另外有一个男人说:“等我来”本人立即弯缩双脚睡觉。第二天白天,本人在士多喝汽水,有一个男人说:“怇强奸左一个网监”出去同福路买烟时,有一个女人说:“就系意个人强奸左我”到了晚上,本人看到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对男女衣衫不整睡在一起,那个女人穿着黑色西装和短裙套装,我走到巷口,有一个男人经过说:“系一幅合成照”原来是另外有人拿了我家锁的钥匙,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兄弟打昏那个女网监后,背着那个女网监开我家门后放在我的床上,强奸了那个女网监。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老女人自称是罗娟被国安杀左,当时还有一个女人自称是被梁伟发强奸既惠芬棼在场,那个外省地人自称国安还称判处罗娟死刑。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讲普通话国语外省地男人自称国安杀左黄丽满和广东省人大代表团的人,当时有一幅图象是有一伙人穿着白色衬衫的人从一所房屋里被绑着走出来押到江边用枪打晕了。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给本人,内容是一伙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的人在宴席上分钱,一大箱钞票,当时有一个男子说:“意个大陆仔俾我地讹晒怇滴钱都唔知道”后来有另一伙人冲了进来,其中一个人说:“广东省国家安全厅”。
2015年9月22日,本人曾经去亚洲国际大酒店面试夜间核数员,填表交表签名(月工资RMB3500元人民币)后没有办理入职手续,负责接待男子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负责面试男女人员穿着黑色西式套装。以前是公安厅招待所。
现在有人传送一幅图象,内容是一伙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的人在宴席上分钱,十多围酒席,每席有一箱钞票。
有人催眠说当时公安、检察院、纪委监察(黎李)(绣秀)(玲灵伶宁)闻讯后峰涌而至,争着分钱,马路上停满警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内容是有一伙人正在和武警演习搏击。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岭南特警队进行夜间训练。
现在又有人催眠说那伙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既人被人放走左,后来在亚洲国际大酒店工作。还有人催眠说那伙人走去省厅门口大叫:“还我工资奖金”后被人捉左。还有人催眠说那些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既人是外星人,因为他们用枪都打不死,所以申请巨额研究经费,原来是用电磁枪或电击枪。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经过涌边散步,听到“砰”的一声,有一个男人说:“小阮是外星人打不死”还有一个男人说:“有外星人保护他”原来是有一个女孩子用追逃仪传递声音说自己是外星人,还经常笑。那个自称外星人女孩子还说要梁伟发日夜都咳,我说细佬女唔好乱讲也,后来有一个男人经常出入这条巷都在咳。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去饮食店,见到一个男人坐在门口台面,我坐在同一张台,见到有三个年轻男子对着我笑,吃完后离开。当时有人催眠说那个男人是梁伟发,其实是王黄德得发。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一个男人走路经过,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讲国语的外地女人说:“梁伟发戴了隐形眼镜,不能再做公安厅长”功能类似于美国电影《碟中碟》3《谍中谍》这时巷子里面有一个女人说:“打电话给中纪委”。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声音说:“梁伟发同志,我们是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你涉嫌受贿,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另外有一个男人说:“我唔系梁伟发”。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在家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小阮有鬼魂护身杀不了他”原来是有人一边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另外有人一边使用追逃仪扫过本人全身后颤抖。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及传送图象,就是有一伙自称是检察院的人持枪集体自杀,还有一幢大楼有火光。当时有人催眠说联想集团柳传志是外星人,要最高检的几百人集体自杀,火烧最高检办公大楼,原来是使用电磁枪或电击枪。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凌晨,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有一个男人自称是联想集团柳传志捉住十多个自称是检察院的人在涌边,要求本人出去与他进行决斗,没有理会,后来柳传志打昏了他们。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十多检察院的人是海珠区检察院的人,每人收了柳传志一张支票。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感觉到心脏有问题,有一个女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声音说:“你系唔系同柳传志决斗既小丸子啊,我地系海珠区检察院”又说:“你系唔系胡锦波既仔啊,如果系就救你”接着本人在昏迷前看见几个男人走过我家门口。
那个自称是联想集团柳传志的男人又在这条街屋顶跳来跳去,还说封我做龙凤街派出所长有佩枪,后来就在中国大酒店总统套房进行决斗,还炸了酒店泳池,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及声音。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正在南田路散步,听到有一个女孩子用追逃仪传递声音说联想集团柳传志是外星人,身家千亿,在太空有一支舰队。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催眠说联想集团柳传志率领外星人占领首都北京国际机场,后来做了国会主席,实情请参考美国电影《星球大战》系列中那个银河共和国。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说:“柳传志,你系唔系外星人啊,如果系就支持你做国民主席。”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耿惠辉是外星人,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把耿惠辉的头劈开就露出一个外星人头,其实是将外星人头替代了耿惠辉人头,抓了胡锦波。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说:“耿惠辉,你系唔系外星人啊。”还传来一幅《星球大战》中飞船战舰视频。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及声音,就是有一个微型人在一个玻璃房里,当时有一个自称联想集团柳传志的男人说如果我再告联想就将我变成微型人,原来是先将一个人放在玻璃制造房间里,拍下来后使用电脑缩小图象再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讲普通话国语的外省地男人自称国安追问我神州数码郭为的银行帐号和密码。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听到对面四层楼传来一段录音内容是郭为把李勤赶出董事局,当时还传来一个男人的哈哈大笑,另外有一个男人说:“是谁在说郭帅的坏话”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晚上在家接听一个电话,有一个女人说:“我地唔提供传真服务”本人出去买烟,经过凤安桥头,看见一部警车,有公安和几个人从丽丰酒店即现歌神抬出一个人。
当时有人催眠说那个人是国安,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人是检察院。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在涌边散步,看见一个身材高大外省地男人挎着一个包神智迷糊地站在桥头说:“阮汝辉在哪里”当时本人没有理会,转过南田路,看见两个男子坐在路边,当时有人催眠说那个男人是中纪委。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几次在白天,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外边马路传来警笛声,有一个男人说:“慢慢来”。
当时有人催眠说当年在菜市场冷藏库内有人冻死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有时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俾滴也你睇”然后有一个男人“啊”一声昏低左,声音好象中纪委驻广东省国家安全厅(黎李)(绣秀)(宁玲灵伶)。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在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声音,听到一个男人自称胡锦(希熙僖禧)要认本人做儿子。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在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听到有一个男人自称是胡炯(希熙僖禧)是胡锦涛的父亲,来到广州找儿子,在省厅门口被汽车撞昏左,被张玉庭扶到休息室。
现在有人催眠说胡炯(熙希禧僖)是前任国家主席胡锦涛现已退休的兄弟,有一百亿美金,实际上省厅女国安胡炯(熙希禧僖)只有一亿元人民币。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在家,听到有几个男人自称警卫员去到省厅找张玉庭,要接胡炯(希熙僖禧)。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子说:“杀晒滴警卫员”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是一辆货柜车或冷藏车,当时有人催眠说那辆车是用来运送警卫员,现在有人催眠说那辆车是用来运送钞票。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正在睡觉,听到有一个男人说:“慢慢来”然后看到一幅图象是有人从凤宁东街35号补鞋佬处抬出一个男人,用白布遮住,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用白布遮住既男人是个派出所保安员,名字叫做阮汶辉或阮文辉,已经牺牲。
现在又有人催眠说有人将那个用白布遮住既男人送到北京和胡锦波团聚,真名叫胡汶辉或胡文辉。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去洪德路原百佳楼下买烟,有一个男人跟着本人走进糖烟酒商店说:“纳米烟”还有一个年轻披肩长发女子戴着口罩跟着我,身材与我差不多。当时有人催眠说那个年轻披肩长发女子又是叫广州市纪委(黎李)(绣秀)(宁灵玲伶)走进了四层楼,被国安和阿KING强奸左。
2011年7月至9月,四层楼里面有一个女人催眠说组织安排那个年轻披肩长发女子又是叫广州市纪委(黎李)(绣秀)(宁灵玲伶)嫁给我,当时没有答应,选择了凤宁东街29号王黄美卿謦,因为是街坊。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吃饭,看到有一个身材与我差不多既年轻女子和一个身材高而瘦的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那个年轻女子说:“嫁给我”后走进巷子里面。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出去同福路买烟,有一个男人说:“用左胡锦(希熙僖禧)既手机”后来有人催眠说那是一部间谍手机,接通天地线。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两个自称是检察院既女人说被阿KING强奸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两个男人来开我家铁门,没有成功后说:“硬系唔肯俾我地开门救怇出去”这时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唔好俾怇两个返香港”声音好象中纪委驻广东省国家安全厅(黎李)(绣秀)(宁玲灵伶)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果个系郭为,香港无保安科,得保安局”声音好象中纪委驻广东省国家安全厅(黎李)(绣秀)(宁玲灵伶)香港电影《无间道》系列警务处里面有一个保安科,负责与大陆内地公安合作,黎明扮演杨锦荣警司,刘德华扮演刘建明任职内部调查科和刑事情报科高级督察,黎明扮演杨锦荣警司说:“大陆公安派人来,大家做好准备”。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听到有一个男人自称是郭为,他说香港廉政公署有一个调查主任多次敲诈勒索他成功,结果被郭为收买黑社会砍死在街头,当时还传来一份香港报纸图象,还有两个男人说:“即刻返香港”。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其中一个男人说:“拿左人地滴也俾返人”另外一个男人说:“俾返边个,阿辉”。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早上凌晨,本人正在睡觉,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我地海关俾返你”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早上凌晨,本人正在睡觉,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去唔到法庭”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给本人,内容是我神智不清坐在车内。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些人曾经趁本人昏迷时挟持我到香港银行提取奖金,又有人催眠说那是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站在门口抽烟,看到一个中学生走到凤宁东街27号处被那个自称国安的男人打倒在地后突然间不见了人影,原来是追逃仪制造图象。又有一天,本人看到邻居被一个男人打倒在地,还有一天本人看到有几个女人自称广州市国家安全局进入邻居家,经过其家后又看不见人,可能上了二楼。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出外买烟经过海珠区公安分局时看见海珠区政府门前驶过一部警用大巴士,当时有人催眠说那部大巴士载着香港警察刹车不及跌入珠江河,又有一个男人说:“广东省公安厅揾左一个副处长来做纳米监控替死鬼”现在有人催眠说那部大巴士载着海珠区委或政府的人,这些人都听过神州数码贝东“宇宙能量保健治疗法”讲座,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兄弟称为“宇宙神功”。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有一个女人来到41号石级处,坐在那里玩手机,本人拿着电筒看着她,她走过我身边说:“拿住手电筒同广东省国家安全厅搏命”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站在门口,看见一个有很大的头而且有两只大黑眼晴的老人家由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扶着走进巷子里面后走出来对着我说了声“死路”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那是你老爸”当时有人催眠说那个外星人是阿KING兄妹带来的,阿KING兄妹已经被广州市国家安全局枪毙左。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个老国安法师,戴着一个很大的头套,挖了两个大孔,内有支撑架,用黑布缝接,再使用追逃仪制造图象和传递声音。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和朋友外出相睇,这条街其中一间四层楼传来一个女孩子声音说:“妈,小阮子去相睇,我地点算”有一个女人说:“等我地跟住怇”在酒楼里见到那个所谓的外星人女子一个人坐在一张台点了很多食物,她离开时我看见她有一双红眼睛里有两团火,可能戴了那副有特殊功能隐形眼镜。本人坐着公交车回家,车上有一个男子说:“四层楼既人痴左线,胡锦波既仔系北京”听到有一个女人说:“有一个外星人系车顶,我地跟住怇”我下车后,听到有一个男子说:“意个人害左成车人”后又说:“成车人连人带车唔见左”。
当时有人催眠说那个女外星人和一只恐龙在公交车顶搏斗,其实是将美国电影《星球大战》系列或《阿凡达》中女外星人图象和《侏罗纪公园》系列中恐龙图象剪接起来,制成视频。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女子是个特大力士,双手举着一辆小轿车,车上坐着四个国安,跳上公交车顶,原来《天地雄心》影视电脑特技,本人曾经看过电视片段,内容是有一个美国人用牙咬着钢缆拖动一辆大卡车,被列入吉尼斯世界记录。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发梦看见有一个类似恐龙的外星人图象在我家屋顶,其实中王黄国平假扮。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本人对面屋里住着一个老太太,我在家门口抽烟,那个老太太说:“害左咁多人”晚上睡觉时,有一个男人来开铁门未果后说:“真有外星人”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图象。
2012年3月后,有一天白天,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传递声音,就是有一个男人拥抱那个有很大的头而且有两只大黑眼晴的老人家说:“外星人,欢迎来到地球”那个老人家脱下头套说:“我唔系外星人”其实是王黄永年连老局长假扮。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是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全部都是本人记忆内容,原来是有人使用读脑仪提取我的记忆,这时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唔可以因为细个时候讲错也而因言获罪”。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正在家里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胡锦波视察,意条街既国安全部清除”另有一个女人说:“等我来”又说:“胡锦波收左神州数码郭为十亿元成为国民罪犯”又说:“胡锦波已经唔系国会主席,你仲认唔认怇做老窦”声音好象那个中纪委驻广东省国家安全厅(黎李)(绣秀)(宁玲灵伶)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女人是网警(黎李)(绣秀)(宁玲灵伶)还有人催眠说那个女人是胡锦(希熙禧僖)。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人说:“中纪委传来消息,胡锦波死左”又有一个男人说:“全国公务员哀悼三日”称为国家公务员哀悼日,第二天早上,还有人使用追逃仪模仿邻居声音说:“中纪委毒死了胡锦波。”当时有人催眠说其中一个男人是广东省纪委监察厅胡炳(希熙禧僖)负责录音,现在有人催眠说胡炳(希熙禧僖)是广东省国家安全厅。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内容是有几个穿着军服的人抬着一副棺材。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有人是使用追逃仪传递声音,本人在家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子说:“我地香港警察唔会怕你地意班贪官污吏”有一个女子说:“如果怇地强奸我咁点啊”那个男子说:“同怇地搏过”又说:“香港警察唔会放过你地意班贪官污吏”。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声音,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子说:“关住门,唔好俾怇地入来”有一个女人说:“死得真惨”。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人说:“扔晒怇滴也落海”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子说:“黄王文永庆兴,你咁做,我返去讲俾一哥听,你就无得捞”又有一个男人说:“怇系黑脚,见唔到一哥”还有一个男人说:“唔好俾怇返香港”另外有一个男人说:“怇返唔到香港”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是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有人说要去碧桂园杀人,有一个男人说:“打死了一个老太婆”当时传来一幅图象有人烧了一辆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催眠说我回长隆酒店工作,当时我说长隆酒店有保安员,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人说:“杀晒长隆酒店滴保安员”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声音说:“我旨系一个打工既”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声音,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人说:“果栋国安部教学楼爆炸”当时还有警车笛声。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早上,本人在家睡觉,听到有一个女人说:“我真系一个网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听到有一个女人说:“我系公安,你地又系公安,点解要捉我”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催眠说我到广州市公安局门口值班,又要娶一个女公安警察做老婆,还有一个男人说:“帮胡锦波既仔交社保”。
2010年11月,本人亲自到广东省国家安全厅信访办公室报案,路上听到有一个女人说:“等我返去先”。
本人来到广东省国家安全厅信访办公室,见到一伙人男女在填表,身材与本人差不多,其中一个女子说:“阮先生来左”听到有一个女人说:“(希熙禧僖)姐被关禁闭”又有另外一个女人说:“郭为果十个亿唔关广东省国家安全厅既事”还有另外一个男人说:“胡锦波既仔视察省厅,全体戒备”还有一个男人走进信访办公室说:“意个人系傻既,唔使理怇”后来有一个女子自称是公安厅联络员从里面走出来说:“你既信唔一定有回复”要求本人用一个信封装着再交,于是我到附近文具店买信封,有两个肥女人跟着我。本人买到信封后入好报案信再交给那个自称是公安厅联络员的女子,内容是关于那伙人导演自相残杀闹剧。本人离开后听到有一个女人说:“使唔使跟住怇”另外一个女人说:“怇有我既手机,唔使跟住怇”还有一个女人说:“仲拾”当时有人催眠说有人撕烂左那封报案信。当时本人还想找公安厅信访办公室,走错了路,看见一座天桥和一个大斜波,有一对男女正在走路,突然听到有一个女人说:“在意边”我走入了一幢大楼进了厕所,听到有一个男子说:“唔好点烟”有一个女人说:“怇系边个,走入来仲咪也”另一个女人说:“揾厕所”。本人离开后,有一个女人说:“等我跟住怇”经过东风路到人民路搭31路公交车回家,期间见到有一个在省厅信访办见过既男子经过我身边说了声:“小阮子”我没有理会,到了公交车站,听到有一个女人说:“杀人啦”这时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女人被几个男人捉进了一辆面包车,还传来另外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外星人被砍掉头,我上了公交车,当时有一个女人说:“人地拍戏,怇去报案当真”原来是借拍戏为名掩饰他她们集体先诈死后分钱事实,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或传递图象和声音。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两个肥女人找到梁伟发申诉,被其叫国安捉左,那幢大楼是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宿舍。原广东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梁伟发首先被调离公安厅然后任职政协副主席再退休。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看到一幅图象,内容是一班人每人背着一麻包袋钞票离开龙凤街,当时有人催眠说那些人在洪德路原百佳或南田路被公安捉住,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些人是被国安捉住,人赃并获。
又有人催眠说那些人是检察院,还有一个男子说:“外省地人,抢劫杀人又分钱”
2015年7月24日,本人亲自到了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和公安厅信访办公室,但是其根本不肯收信接受办理奖金事项。
2015年9月22日,本人再次来到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公室,其还是不肯收信接受办理奖金事项,称管不了此事。
本人又走到东风路口,发现那座天桥和那个大斜波及那幢大楼不见左,现在有人催眠说那座天桥和那个大斜波及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宿舍被拆除左。
现在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公室也不肯承认当年那伙人涉嫌贪污受贿四十亿元案件,因为当年那班人为了一亿元奖金而说胡锦涛和习近平坏话。
2010年11月,本人亲自到广州市公安局报案,路程中听到有一个女人说:“快滴去报案,唔使理我地”我先到广州市公安局门口传达室,听到有一个男子说:“够胆接怇封信就连科长都无得做”当时有一个穿着蓝黑色制服(肩章上有两条白色横杠和两颗白色星用刺绣做成既)老公安民警说:“去海珠区公安分局报案”。
本人再到广州市公安局信访办公室,看见几个男人,听到有一个男人说:“点解要接怇封信”另一个男人说:“系胡锦(希熙禧僖)叫怇来既,叫我地接怇既信”又有一个男人说:“袋住包双喜话人吸毒”仲有一个男人说:“(希熙禧僖)点解返左来”我交左自己所写既报案信俾其中一个便衣男人,内容是关于那伙人导演自相残杀闹剧,包括香港保安科警察和中纪委那三个女人。还有一个男人说:“你仲有其他留底”后给了我一张表格,我继续填表,听到有一个女子说:“CCB既人系里边等紧怇”。后来有一个穿着褐红色制服既女公安警察走出来说:“胡锦波既仔中了蛊毒”招手叫我入去,没有进去。当时有一个省食监局有证件既老人家发恶破口大骂说:“意班仆街含家铲杀左人都唔理”后来有一个穿着褐红色制服既男人走出来,肩章上两条横杠和三颗星都是黄金属做既,应该系个处长,收了我的填表报案信后说:“同国安商量”。那个穿着褐红色制服既女公安警察走出来,先系小声说:“快滴走”后又大声说:“唔理呢个白粉仔”本人离开后,听到有一个男人说:“唔好以为你地系国安就可以乱来”后又听到“砰”的一声,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内容是有一个男人正脱那个穿着褐红色制服既女公安警察外套,又有一个男子说:“信访办既人全部死晒”。
现在有人催眠说是国安杀左公安信访办既人,已经法院定罪判刑,那个收了本人手写报案信的便衣男子将信交给当时在任公安局长吴沙(有份发信举报习近平)现已经被广东省纪委双规,广州市公安局信访办也不肯承认该案。
原来是借拍戏为名掩饰他她们集体先诈死后分钱事实,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几天晚上,本人看见到一班穿着褐红色制服的公安警察与一伙穿着便衣的人自称国安发生争斗后被杀,身上都有一个反动口号“打倒苏联共产党”图象,又有一天晚上,本人看见到110报警台民警与国安发生争斗后被杀。还有一天凌晨早上,本人看见到两个中年女人赤身裸体从对面四层楼回到省厅,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还有人催眠说国安使用追逃仪模仿别人的声音喊反动口号陷害别人,制造图象陷害别人。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小阮不会吧”我在睡觉时听到“嘭”的一声,当时有人催眠说有一个男人自称国安将那个自称中纪委的女人打昏后装进木箱,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及声音,那个自称国安的男人说话声音好象听到郭为将李勤赶出董事会后哈哈大笑声音,那个男人还说广东省国家安全厅要杀本人,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男人是公安。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听到凤宁东街29号黄王家有一个女子说:“你地咁样做,中纪委唔会放过你地”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听到“砰、砰、砰”响了十几下声音,有两个男人说:“你们谁敢欺负小阮子,下场就跟他们一样”当时有人催眠说有两个外星人闯入了中南海禁区,和保镖打架,怎么也打不死。现在有人催眠说公安部经侦局的人误闯中南海禁区被警卫员捉住,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及声音。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两个男人自称是公安部的人经过我家门口。另外一天晚上,那两个自称是公安部的男人说:“该收网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听到有一个男人走到凤宁东街29号黄王国庆兴家门口说:“国安滴老也死晒啦,可以杀怇啦”有一个女人说:“听到晒既”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人说:“我细佬阿KING系点死架”另个一个男人说:“你细佬无死到,系巷入边”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去到大基头散步,有人使用追逃仪或脑电波特征码传来声音说:“我系催眠师系来帮你改变生活习惯,方便移民香港既”
2010年12月16日,龙凤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决定将阮汝辉先生送进精神病院,因为他知道怎样从香港联交所下载联想控股有限公司的文件,这些文件可以令联想控股有限公司破产。
2010年12月16日,本人在家,有一个穿着褐红色公安制服臂章上有网警字样的男子来找我,说:“你有无去过海珠区公安分局信访办”我说:“无,我去既系广州市公安局信访办”又有一个居委会主任来找本人,要我做低收入工作,我不肯做。又有一个穿着黑色警察制服(肩章上有一条白色横杠用刺绣做成的)民警来找本人,问我情况,我说:“对面四层楼既人成日说杀人”那个民警问:“你系做咪也既”我拿出公安部经侦局举报信打印件给他看,同时看到他手里拿着一叠刑事报告鉴定书,那个民警说:“对面四层楼既人都系普通人”当时有人用脑电波特征码说:“要果个民警拱怇落楼”我将电脑屏幕上的催眠报告给他看,那个民警说:“唔好写,再写就出事啦”后来那个居委会主任来找我的父亲去居委会办公室,我在家见到有一本存折放在木茶机上,外出跟着父亲去居委会办公室,见到巷子里面有两个男人走出来,在居委会办公室门外见到一个穿着褐红色公安制服的男人要我的父亲签一份文件,我说:“老豆唔好乱签也”回家后见到那本存折不见了,原来是被那两个男人拿走了。最后有几个男人冲进我家,当时有一个男人说:“先把他爸爸催成瞎子,又有一个男子用脑电波特征码要我笑,又说;“安全屋”在面包车上有一个男人问我说:“阿辉吧,为什么会找警察”我说:“那些人在我家门口喊打喊杀”那些人将我送进医院精神科。
我在医院里睡觉,有人催眠说那是越秀区人民医院,要我的父亲交二十万元住院费,我的父亲没有钱,到处借钱。当时我听到有警车笛声,又有飞机声,有一个女人说:“不要催眠越秀区人民医院的病人”又有人说阿KING带着人冲进越秀区人民医院大堂,又有一个自称罗娟的女人进入医院,还有一个女人说:“真系外星人,劏开怇既肚”还有一个女人说:“龙凤街送来咁多精神病人”还有一个男人说:“国安打昏左那个跟车来检察院既人”还有一个男人自称国安,不断追问我关于神州数码郭为的银行账号和密码,我说:“不知道郭为的银行账号和密码”还有一个女人说:“郭为系边个”还有一个女人说:“真系有毒,国安既毒”我醒来后,听到有一个男人说:“意度系医院,唔系监狱”又有一个男人说:“意个傻仔听到国家安全厅要杀怇吓到连凉都唔敢冲”还有一个女人说:“根本没有纳米监控”
我发现那间医院每个男护士都会擒拿手,有一个护士还问我:“系边度可以拿到联想集团偷税漏税既证据,等我地都可以举报联想集团偷税漏税”我说:“系网上输入我既姓名就可以揾到”还有两个年轻男子来到医院为我照相,声称办理身份证,当时我看见那间医院办公室即时冲印了几十张相片,现在有人催眠说有人办理多张我的身份证,号码一样。
那两个年轻男子好象当年本人读书时偷我单车的人和非法入屋搜查的国安及全副武装的国安坐在邻居家门口。
那时候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本人,有一个很象我的人用牙刷挟持女医生(用牙刷尖抵顶着那个女医生)并企图强奸那个女医生,医院还出动警察。
2010年11月13日,泛海卢志强亲自前往廉政公署和商业罪案调查科承认低价收购联想股票在香港属于内幕交易(自由买卖)没有在香港买股票属于场外交易,自愿向香港廉政公署和警务处交出二十亿港币入了金翮管理局库房。那一亿港币奖金被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厅凭着催眠阮汝辉先生所写的捐赠纸拿走左,各自拿走左五千万港币,此案就此终结。
2010年12月17日,泛海卢志强接到自称阮汝辉先生的电话,声称拥有其搞脑控记录,内容包括习近平和胡锦涛,要求卢志强支付二十亿港币,如果不是就上报中央政治局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结果卢志强支付二十亿港币给所谓的联想集团广州分公司,阮汝辉先生当时在精神病院。
当年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兄弟冒名顶替本人去中国大酒店工作时使用我的名义在中国银行开存折。
2010年12月18日,所谓的联想集团广州公司阮汝辉先生亲自去中国银行转帐二十亿港币到其帐户上,但是那时候我在精神病院。现在卢志强发现上当受骗,向香港警务处报案,警务处调查发现阮汝辉先生当时在精神病院没有打过电话,卢志强应该起诉联想集团柳传志。
2010年12月19日,龙凤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开会,决定与联想集团合作兴建龙凤大酒店,地址选在凤宁南街和凤宁东街,将龙凤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迁入龙凤大酒店,到时将阮汝辉赶出龙凤街,并且将父母毒死后埋在凤宁东街29号处,到时将王黄国庆兴的罪行推给阮汝辉先生。
当时有人催眠说派出所派了一个辅警住在我家(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兴庆兄弟。
当时有人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内容是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开会不让本人回家,原来是他她们使用本人收了联想集团二十亿元人民币后就将我一脚踢开,飞鸟尽、良弓藏、狡兔尽、走狗烹、过河拆桥、过桥抽板、打完斋唔要和尚。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几幅图象,内容是有几个年轻人分别被汽车撞倒了,又有几个穿着黑色衣服(黑色短袖衫衬和黑色长裤)男子在追打一个男子,还有几个男子把一个麻包袋放进通水坑道,还有一个双目失明的男子被几个男人推下汽车。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几个被汽车撞倒的年轻人和被追打的男子及那个双目失明的男子是当年的学生,曾经提醒过本人,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出来工作,那几个穿着黑色衣服(黑色短袖衫衬和黑色长裤)男子是黑社会。
最近几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两幅图象,其中一幅图象是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睡在一楼黑色木床上,打开门口,地面有点湿,有一个很象我父亲的人和一个陌生人来到家中,王黄国庆兴从床上起来,说:“老窦,果个人来仲咪也”那个很象我父亲的人说:“挖地基”王黄国庆兴说:“唔好挖地基,我话唔挖就唔挖”又坐在木折椅上大叫“唔好挖地基呀”
最近几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两幅图象,其中一幅图象是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拿着煤气瓶在屋顶,有两个很象我父母的人站在旁边,有一伙人想拆我的房子,有人说那是街道办事处的人赶尽杀绝,检察院以为我家地下有宝物,实际上是一个化粪池,有一个女人说:“检察院既人都打”又有人说派出所和检察院捉了我的父母。
2016年10月31日凌晨,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四幅图象和声音。
第一幅图象是凤宁东街29号的王黄国庆兴深夜在本人家门口说:“你地再用脑电波扫描仪就打110报警”
第二幅图象是凤宁东街29号的王黄国庆兴白天打110报警,公安警察来到后没有处理。
第三幅图象是凤宁东街29号的王黄国庆兴在一楼木床上睡觉时说梦话:“怇地就系咁样想整死我王黄国庆兴”
第四幅图象是凤宁东街29号的王黄国庆兴早上在家和一个很象我父亲的人说:“怇地将你个仔当成系逃犯”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正在睡觉,看到九幅图象,原来是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内容是
第一幅图象是天空上布满飞机,落下空降兵,原来是二战时期美军空降德国的电影情节。
第二幅图象是大楼顶布置高射机枪,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对空开枪,空降兵向下扫射,原来是美军向下开枪,德军向上开枪,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王黄国庆兴图象替代德军士兵,属于电影剪接技术。
第三幅图象是有一个美军穿着二战和国民党时期及越战时期旧式制服,全副武装,军衔是少校,降落到屋后面,摔伤脚,原来是有一个美国人穿着二战和国民党时期旧式制服从凤宁东街29号阳台来到我家39号屋后面装伤。
第四幅图象是王黄国庆兴从我家39号屋后面将那个所谓的美国军官扶入床上,解除了那个所谓的美国军官武装,自已穿上那套装备,拿了那个美国人的财物和证件,但证件上是国民党徽章,原来那段时间本人正在医院。
第五幅图象是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穿着二战和国民党时期及越战时期旧式制服,全副武装,军衔是少校,走进二龙街卫生院附近,被一个公安警察截查,王黄国庆兴说美军入侵中国,我们组成反抗义勇军。
第六幅图象是兴安超市大减价,人们抢购东西,有一辆旧式美军吉普车坐着四个美军士兵,原来是有人先将兴安超市购物情况拍下来,再将那辆旧式美军吉普车坐着四个美军士兵的图象进行剪接。
第七幅图象,在洪德路原百佳路段,有两伙人手持美军越战时期枪械对射,其中一伙人穿着旧式美军衣服,另一伙人穿着便衣,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走进百佳住宅区大楼其中一户人家说自已是游击队在反抗美军入侵中国。
第八幅图象,在税务所宿舍居委会门口,有一个所谓的美国军官穿着二战和国民党时期及越战时期旧式制服,全副武装,军衔是少校,带着一伙穿着旧式美军衣服的人,用英语说:“WE ARE TAVEL AGENT”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翻译成美国占领中国,后来有一伙穿着便衣的人来到后,双方枪战,又扔手榴弹,赶走了那伙假美军。后来那个美国人穿着便衣离开了,又和王黄国庆兴SAY GOOD BYE。
最近有人催眠说那伙假美军是美国旅行团穿着旧式美军制服拿着假枪械,后来失踪了。
现在有人催眠说街道办事处趁机骗取国家财政十亿元人民币。
2012年至2015年期间,有一天白天,本人出外,有人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美国人和一个中国人来到我家门口,那个人自称是美国税务局的人,收了阿里梅奥的税款,手提一个箱子,给本人一百万美金奖金,有一个很象我的人签收了那笔奖金,我的父母没有在家,不在现场,原来是有人拿了我家锁的钥匙。
最近有人催眠说本人在白云山,联邦调查局驻北京办事处派人来找我,了解那队旅行团和那个美国税务局人员及驻广州领事馆翻译员的下落。
那个美国税务局的人失踪,联邦调查局驻北京办事处派人来找那个美国税务局的人和旅行团友,探员也失踪了。
事后那个很象我的人冒名顶替本人办理护照去了美国工作,花光了那一百万美金后在餐馆洗碗碟又不干再回国。那个人是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或国安王黄国文兴庆兄弟。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看到两幅图象
第一幅图象是有一伙人手持AK47冲锋枪冲入中国大酒店,捉了酒店员工。
第二幅图象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手持AK47冲锋枪救走员工,走出酒店,其他酒店员工也跟着走到旧交易会和流花路段,有人拍下来,再将该段视频和那辆旧式美军吉普车坐着四个美军士兵的图象进行剪接。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看到一幅图象,内容是洛溪桥脚,桥上塞车,桥下走满路人,担着行李,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或国安王黄国文兴庆兄弟手持AK47冲锋枪坐着那辆旧式美军吉普车指挥交通。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让我看到几幅图象。
第一幅图象是有一伙人穿着旧式迷彩军服,从白云山下来持枪抢劫居民后又回到山上。
第二幅图象是有一个外省籍讲普通话操国语的男人自封为将军,带着那伙人占据白云山。
第三幅图象是那个外省籍讲普通话操国语自封为将军的男人带着那伙人捉了两个穿着军服的女人,那两个女人说:“阮汝辉,我地唔会放过你”那个外省籍讲普通话操国语自封为将军的男人说:“强奸她们吧”又说“凡是男的都杀掉,女的都强奸”
第四幅图象是有一伙人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的男人被另一伙人穿着旧式迷彩军服押送着,那个外省籍讲普通话操国语自封为将军的男人说:“凡是苏联共产党的都站出来,不出来就全部杀掉”然后那些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的男人就昏倒了,那个外省籍讲普通话操国语自封为将军的男人还说:“以后凡是苏联共产党都杀掉”
2012年3月后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上网,看到一则新闻,内容是广东省公安厅边防局长蔡广辽少将涉嫌违法违纪被军纪委查处,后来转载该条消息,有一个女人来找本人,我正在睡觉,没有理会。

站内搜索: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pryuanruhui

pryuanruhui

https://yuanruhui.wordpress.com/

日历

« 2017-11-19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55
  • 日志数: 9
  • 建立时间: 2016-02-18
  • 更新时间: 2017-01-0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