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财经观察家[my.icxo.com/mitux]负责评论财经和商业新闻,披露事实争相。如果你有任何新闻线索,请留言。是弱势群体的话语天堂;新闻记者的线索基地;公司CEO的真实写照。提倡就事论事,拒绝人身攻击。传闻就是鲜活到无法证实的新闻。请读者自辨真伪。

揭露吴敬琏及其同伙低级无耻的政治讹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7-10-15 23:22:34


——读其《中国发展新阶段需要研究的若干问题》的愤慨

一、 先说吴敬琏

(一)吴敬琏们对社会的诈骗

吴敬琏的无耻和无赖一直包裹在他的伪善背后,透过他虚假卑劣的面皮,我们完全可以叫他吴大骗子——这不含有半点人身攻击的成分,完全是实事求是。

改革以后,中国就开始出现一批以知识分子名义自我标榜的文化骗子和经济理论术士。他们上蒙政府,下欺百姓,用一种社会精英的姿态和表情,站在民众和舆论的大喇叭前面,以改革和支持者的架式表演、自炫和肥私。而实际上,在这个群体当中,有不少浑蛋、白痴和政治投机小丑伪装隐敝其中。这群无才无能,无耻无德的伪君子,骨子里也不过就是一群为谋一已私利而自庵为奴,欺上骗下的御用小太监,他们靠的就是出卖灵魂和良知,为其投靠的新主子山吹海捧、编织谎言,制造和寻找一种供其主子与自己一道排除异已,胡作非为,自我神化,自肥其私的理论和理由。他们就是这样傍在权贵旁边,跪在主子的膝下,一边扬名一边发家致富的,吴敬琏便是其中比较“文雅含蓄”,但也不甚高明的一个。

诸如这类软骨、缺钙、贫血的太监式文艺家和理论家,实际上并不能代表中国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的性格和脊梁,只因他们靠着自身的政治嗅觉卖身给某个政治团伙,并为这股势力极尽鼓吹撒谎之能事,才使他们得以藉着权贵的抬举登上历史和政治的前台,以跳梁小丑的嘴脸和伎艺,与政治流氓一道成了某场政治和历史丑剧的主角儿,由此,他们也仿佛成了中国的什么精英分子,成了知识分子的代表……。而实际上,他们不过就是中国文艺界、文学界和经济理论界中一小撮小混混,他们除了遗传了中国传统文人的劣根性而巧于逢迎、诡辩、欺诈之外,还“扬弃”地“发展”了中国政客式文人特有的权术政治机巧,如此,这伙类聚群分,气味相投的无耻之徒,也便自然地同流在一起,一齐干起欺世盗名,巧取豪夺,祸国殃民,卖国求荣的罪恶勾当了。

吴敬琏堪称中国经济理论骗行里的代表人物,他用经济理论外衣来掩护他的政治投机和自利自肥的肮脏目的和无耻行径,进而成为中国官、学、商相互勾结相互利用共同敲诈民众的典范。吴老太监及其同类的这种功利主义思想和行为对中国整个知识界都产生了巨大而灾难性影响,不但学术界由此造假成风,而且科技界也大量出现以诈骗科研经费为能事的丑恶现象;当然,政界和文化界,包括舆论和其它思想理论各界,更是提前在吴老太监及其同类之前就早早地群魔乱舞污烟瘴气了;因而,整个社会风气也便由此愈加浑浊污秽,秩序也愈加混乱狼藉……而这一切,恰是吴老太监与其主子们合伙共同干的,这伙靠着兜售和贩卖理论而遍织谎言、颠倒黑白、大肆行骗、欺世盗名、损公肥私、浑水摸鱼、坑害民众的政治小丑和势力小人最后一齐将中国推向巨大灾难的方向。

吴老太监自揭画皮也是近几年的事,因为他无耻无用的理论已经骗不了多少人了。而他作为国贼走狗、汉奸洋奴、权贵打手,以及新兴大官僚资本家的吹鼓手和“理论”代言人,他的本来面目却在中国长期的现实窘困中被逐渐暴露和还原出来;同时,他更以为这三十年来,国外各种势力对中国政局的影响已足够强大,国内官僚贵族资产阶级、买办资产阶级和新兴中小资产阶级也在“改革”中具有了相当的力量和规模,所以他认为有着这股“新兴”“政治力量”作为靠山撑腰,便可无所顾忌地甩掉从前伪装的面具,直起哈得太久的奴才腰,以“主流经济学家”的姿态昂起头来,为外国势力和国内新贵族资产阶级新主子,更为其本人摇旗呐喊了,因为他们是一条绳上的几个蚂蚱,是利益共同体,一荣则俱荣,一损则俱损。

在吴老太监的新骗术里,我们再次看到他和同伙在“新的历史时期”制造的又一个超级大笑话,一个小骗子诈骗大骗子的搞笑骗局,就如《皇帝的新装》那样的效果。当中国“改革进入攻坚阶段”,吴老太监们突然摇身一变,以“主流经济学家 ”的姿态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理论”行骗。然而,就是这个明显旨在削弱中共实际领导,确立资产阶级统治地位的“理论”与“实践”,竟然轻松地骗过以诈骗为生的当局而获通行,并且还在诸多方面成功地成全了这帮理论骗子营私自肥的目的。这也正应了时下百姓常说的一句玩笑话:中国的理论精英之所以成为精英,并不是他们本身就是精英,而是因为他们总能在统治集团里头找到自以为更加聪明和精英的特大白痴。这话真是一点不假,当外国势力合起伙来在中国精英那里进行诈骗抢劫时,中国这帮权力(统治)精英、理论精英、文化精英、商业精英……则早早勾搭在一起直奔中国老百姓那里明骗明抢去了;而此时的百姓,除了干气、干嚎、干瞪眼儿之外,也只能自己躲在自己的时间和空间里自欺其人或是同类互骗了;当然,如果方便,他们也会顺便骗骗当局和洋鬼子------自从中国开了门户,不少叫做精英或是混混的骗子大抵都是如此,而这时的社会状态,也基本可用一个“骗”字便全能概括。实际上,吴老太监用“理论”蒙骗旧主子和新当局的骗术不一定就比江湖骗子高明多少,其套路也不外乎就是宫庭庵人惯用的传统套路和伎俩:即,当政局或是路线不甚明朗,主子思想不好把握,其政策行为难以左右之时,便采用附和、逢迎、吹嘘、拍马这类表面好似“忠顺”的暗骗手段来实现自己偷名攫利的真实目的;而当某种局势已露端倪,又主子陷入某种困境难于解脱之时,他们便摘下“忠顺”面具,用委婉或公开的讹诈方式进行明骗,有一种“挟天子以自重自肥”的味道。这种无耻而且歹毒的套路跟中国历史上那些得势乱政的阉人是完全一致的,吴敬琏就是这样一个精于利用新专制主义体系上欺下骗巧取豪夺的自阉大太监;他与其主子既能保持某些方面的统一,又能在这种“忠顺”幌子的掩护下干他们盗名攫利的丑恶勾当,比如他与主子们一齐打着红旗反红旗,一齐高唱“建设社会主义”调子大挖社会主义墙角,一齐高喊“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口号疯狂收刮劫掠人民的物质和精神财富,一齐高举“富民强国”的招牌卖国求荣,充当等级不一的卖国贼等等……。这是一帮无耻无能的败类,他们已将这个国家和芸芸百姓糟蹋祸害的太深太久了,如果任由他们这般长此以往,中国的前程和命运即便不为其葬送,也必然遭受巨大摧残,这决不是危言耸听,历史终将为这一切给出最真实公正的证明。

行文至此,我不禁想抖胆想问一问吴大经济学家,您的收入和家族资产敢否向社会公示一次呢?

吴敬琏年轻时虽曾师从过顾准,但品性和学养却完全无法与其师并论。事实上,吴在各个方面都更象一个中国式政客抑或文人,他不但自私、虚假、伪善、做作,而且更精于表演和蒙骗;如果非要找个中国名人与其对称一下,那么他跟中国古代一位同样著名的理学大师朱熹则有了一拼——两人都是理论一筐又一筐,却多半是抄别人来的;而且大凡不求甚解,常是按着他们坐在书房里的臆想,重做一种旨在服务自己和主子,听起来冠冕堂皇,而实际上又似是而非百无一用的解释;由此,可资“经世致用”的“理论”也自然廖廖无几,反是害人误国的东西于中不少。这两个伪君子不但“格物致知”几近一样,而且“经世致用”也大相雷同。他们都是说一套做一套的高手,都擅长把他们自己诠释的“道德”和“理论”装在炮筒里射击别人;譬如,他们都爱高喊着“关注弱势群体”,又都暗地里借着权贵的势力直接或者间接地向“弱势群体”强行收刮盘剥;再比如,他们总是指责别人没有按他们的“道德”和“理论”如何怎样,却从不说自己出了什么过错……而实际上,正是因为他们自己荒谬的“道德”和“理论”,才刺激和蹴就了整个社会的集体败坏和堕落。朱熹尚能给中国古代哲学留下一点点客观唯心主义辩证思想和传统道德规范;而吴大“经济学者”们给这个国家和人民留下的,除却一个道德沦丧,人性泯失,公平无岸的非人社会之外,剩下的也只有包裹在虚假繁荣里面的,分配下公、两极分化、没有自信、只有贫困迷茫的破烂摊子和不见终日尽头的天灾国难了……而这一点,今日和未来的历史都会给出强有力的证明!

吴敬琏的“市场经济说”更多的是一种政治武器和谋私工具。从七十年末到八十年代初期,中国经济理论界没有一个真正懂得市场经济的理论家,那么吴敬琏们所说的“市场经济”又是什么样的市场经济呢?并且,市场经济是一种非常严格的法制经济,而没有相应法制基础,或者在社会主义法制状态下推行的市场经济又会将中国社会、经济推向什么样的状态和结果呢?在中国这种特定的政治、经济、文化、意识背景下,整个国家和社会又如何将公有制经济形式向市场化经济模式过渡?而在其中所产生和表现的“竞争”又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机制呢?这样条件下的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竞争”又会造就什么样的结局和后果呢?其间热衷和奉行的经济杠杆对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对铸造国民性格又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实际上,这些都是公有制条件下推行市场经济所面临的最基本问题,而这些最基本的问题却远远不止这些,但是,仅仅就是上述提到的这几个简单问题,就足以让中国所有的“市场经济学家”仔细、认真、慎重地思考了,毕竟一个国家的前程和几代人的幸福不是儿戏,毕竟中国的富强之路不可能仅凭着“胆子大”、“步子快”、“摸石头”这样简单的试验就能完成,如果这样就叫做“改革”,那么中国上下五千年哪一天不在“改革 ”,而在中国历史上叫作“变法”的运动又哪一次不比这一次更有实际意义呢?!实际上,这些基本问题到目前为止都是没能克服和解决,也正是这些最基本的问题最终成了阻碍中国成功走向市场经济体制的根本障碍。然而,从公有制经济向自由制经济过渡原本就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课题和难题,这种体制转换需要比资本主义社会更多的基础条件和技术准备,可是,中国那些无耻、无知、无能并且无赖的吴敬琏们却只谈“市场经济”,绝口不提市场经济的本质和必备要素……。所以,吴敬琏们在根本上讲不过是一群政治投机分子,一个中国政客式的理论大骗子。对于这样的问题,吴老太监们至今也是闭口不谈的,原因就在于,他们根本无法自圆其“理论学说”,关键是,他们的伪装会在解答这些问题中彻底穿帮。

吴老太监的骗术虽不高明,但他却是一个非常走运的大理论骗子,他不但通过一种鄙丑的手段傍上了一个大政治流氓,而且还成功地找到并利用了一个又一个大经济白痴,并由此牢牢握住了话语大权,以及用于扩大自己一家之声的麦克风和大喇叭。

吴敬琏的这种浅薄和荒唐早在八十年代就曾遭到过质疑和批评,甚至有人讥讽他叫“吴市场”。但是,在邓918“南巡”之后,“吴市场”立刻身价倍增变成了“有市场”。他还在央视“东方之子”中隆重出屏,甚至主持人在媒体上这样提问:“吴老,有人说您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唯一的会计……”也正在那时,俺才有幸在电视上认识了这位名声在外,却少见尊容的“吴老”。他给俺留下的印象是,面容和善,谦逊有加,声音细缓,平易近人,而且看上去是那种有着强烈历史责任感和民族使命感,并时时关心国家命运,刻刻留意百姓心声,同时极具社会良知和同情心的“平民学者”,所以对他不仅是敬重,而且更近崇拜。直到后来,乡巴佬的俺才慢慢发现,中国的政客和一些“大文艺家”、“大理论家”、“大专家”之类在电视上差不多都是这样表演的,他们口口声声地说他们是“人民的儿子”,做的一切都是“为老百姓好”,“让老百姓过上好生活”……,而实际上,他们恰恰就是屠杀百姓幸福和抽食百姓油脂的大刽子手和大吸血鬼。大约2001年左右,“吴老”好象又在央视“对话”节目里出现了,他在诸多工商界和经济理论界人士发言后做话题结束语,他说:“……二十世纪过去了,新的世纪来到了,好在我们良心还在……”当时俺听完他这个结束语不禁冷不丁地哆嗦了一下,仿佛俺对他的无限崇敬也将在他的这种语言之后即将结束——我直觉的是,大凡刻意表白自已良心“还在”的“君子”,大多良心早已不在了,至少一部分可能已经不在了;正如当你听到“形势一片大好”时,形势可能早已一大片不好了,当你听到“人性化”到处乱叫时,可能“人性化”也仅仅只是个语言的饰品而难见其真了,而当你听到“稳定压倒一切”这样霸气十足的大口号时,可能一切都将有可能压倒稳定……况且,良心是不是“还在”又与多少世纪有什么必然关联呢?所以,“吴老”这话不管怎么听,都有种“守住良心何其难也”的感觉……。然而,就是这种直觉,没用多久就被事实证明了,吴敬琏这个“可敬的老人”的确老早就让他的良知阵地失守了,不但良心没守住,而且还背着民众廉价地卖给了那个大政治流氓主子和后来的权贵资产阶级主子。原来如彼,吴敬琏不过是个超级大骗子,一个社会良知的伪道士,一个经济实践行当里的大浓胞。吴敬琏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清楚,他太怕自己的无耻无知和无能败露了,因为这样,他将完全彻底地“无市场”了,由此他煞费苦心几十年骗来的名利都将化为乌有。所以,每当出现“争论”,出现对“现实”、“现状”或是“中国市场经济理论与实践”的质疑时,他都会丢掉伪善和斯文,气急败坏地跳将出来,把“总设计师”的说话搬出来前后左右地排列一番,仿佛握到真理的武器,摆出一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架式……而实际上,他这套拉大旗作虎皮的嘴脸人们早就看透了,这也不过是一种用话语权扼杀自由思想“异端学说”的伎俩罢了。由此,在“社会主义民主”和“加快民主化进程”条件下,那些争论者、怀疑者、质问者不是给镇住就是被压住了,大凡是灰灰溜溜地铩羽而归。驰骋于中国经济理论江湖近三十年的“吴老侠客”每次“披挂征伐”都是“大获全胜,光荣凯旋”,而他的“绝密武器”就是排列组合邓小平说过的话。这确是一件“攻无不取,战无不胜,无坚不摧”的超级兵器,但是,作为经济理论老前辈的“吴老侠客”,为何不用自己的“武功”来说一说例一例他自己的理论给国家和民众带来哪些福祉和辉煌呢,这对那些争论者、怀疑者、质问者不更有说服力和“杀伤力”么?

对于吴敬琏这样的大骗子,许多人都经历过由崇敬到切齿这样一个过程,他的伪善和狐假虎威的确蒙敝了很多人。然而,当他丑行败露,发现他不过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权贵奴才、汉奸走狗、理论白痴和投机小丑时,人们对他和他所兜售的所谓“理论”又能当作什么呢?只是,这悖离国情百无一用的经济谶语,痴人梦呓,已实实在在让亿万国民离着幸福越来越远了……而我要问的则是,就是这样一个纸上谈兵的伪理论家,到底凭着什么来来回回反反覆覆地要亿万无辜民众充当他“改革理论”的试验品和沽名钓誉的牺牲品?他又有什么权力用他一文不名,不切中国实际的花架子理论,来强迫中国那些最老实善良的穷苦百姓为他们的所谓“改革”付出几代人的代价呢……?!
站内搜索:

TAG: 无耻 吴敬琏 揭露 同伙 低级 政治骗术 政治讹诈

扣舷独啸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扣舷独啸   /   2008-05-06 13:15:45
这好像已不是学术切磋,成了泼妇骂街了。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8-09-21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9334
  • 日志数: 60
  • 建立时间: 2007-08-11
  • 更新时间: 2011-03-2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