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海森博客, 丁海森日记, 丁海森文章, 丁海森图片

丁海森:在工业标准上,中国人始终是跟随者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09 16:57:38


文=丁海森

全球企业管理界有一个共识:三流企业做产品,二流企业做品牌,一流企业做标准。能够制定产品在行业中的标准似乎是所有企业所追求的,很多人也把此类能制定行业游戏规则的企业归类为一流企业。因此“标准战争”就不但变成了企业相互追逐的市场游戏,也成为一些大国掌控世界经济的生存规则。

为什么要有标准?标准(Standard)之存在,从根本上来说是为了提高互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是为了让不同的国家、不同的企业、不同的技术、不同的系统、不同的应用有可能用同一种的语言交流。为何制订标准这样的“好事”和中国无关呢?我们中国企业目前只能“采标”(跟随者),而不是“定标”(领导者)。在企业生存的软环境里面,传播企业也被欧美国人垄断了,因为中国没有象《纽约时报》和《泰晤士报》那样具有超级话语权的世界级媒体。可悲的是,现在连企业评价这样的标准也被西方人完全掌控。

譬如,尽管我认为社会责任国际(SAI)创始人兼主席爱丽丝女士(Alice Tepper Marlin)是个不学无术的人,但是我还是觉得她是诚实的,因为她对SA8000属于强制认证做了辟谣,她说:SA8000标准的体系特征主要表现在它的自愿性上,它不是一种强制性标准,媒体和舆论在关注它的时候不能将其等同于政府的规定,更不要将其看作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措施。

把SA8000说成是企业社会责任认证显然是以偏概全。尽管企业社会责任(CSR)目前没有规范化定义,但就广义而言,是指企业经营者在经营过程中应考虑其决策和企业行为对社会公共利益影响所具有的责任。它包括:企业对消费者、员工、股东、社区、政府和环境所应承担的经济责任和社会责任。而SA8000应该是社会责任中劳工保护方面的一个认证体系,因为它在劳工保护这方面的理论本质是良好而不可质疑的。

但如果要做企业社会责任(CSR)的认证,显然不能把SA8000做为核心标准的,企业社会责任的范围很广, 至少应该包括经济责任、法律责任、环境保护、顾客关怀、雇员福利、社会捐赠、平等机会、商业道德和社会进步等等。譬如中国发生的“三聚氰胺”事件,显然不是三鹿、蒙牛等企业没有照顾好员工,而是企业和员工联合起来坑害消费者(特别是儿童)。我想,如果用SA 8000认证三鹿集团,肯定是合格的。

作为世界级企业评价标准的挑战者,世界经理人集团旗下的世界企业实验室(World Company Lab) 正在起草一个倡导企业社会责任的《世界企业宪章》(World Company Charter),并将制订出一个国际通用的企业社会责任评价体系,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学术观点来佐证《世界企业宪章》的科学性。譬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西奥多•舒尔茨(Theodore Schultz)在1960年提出了人力资本理论。舒尔茨认为,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主要指凝集在劳动者本身的知识、技能及其所表现出来的劳动能力,这是现代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是一种有效率的经济。

再譬如,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的罗伯特•布拉特伯格(Robert Blattberg)和哈佛商学院的约翰•戴腾(John Deighton)两位教授在1996年提出的顾客资产(Customer Equity)概念,这是对顾客重要性的最好阐释。他们认为,顾客是继土地、资本、人才、技术后更为重要的资产,必须有效管理好企业的顾客,实现顾客资产的增值,才能增加企业价值。

工业时代的第一竞争法则是“资本制胜”,当今知识经济时代,“标准制胜”将取而代之。拥有了标准,就拥有了话语权,就能在竞争中占据制高点。国际“标准战争”的许多案例说明,决定交战各方胜负的不是技术水平或市场领导地位,而是竞争策略是否正确。可悲的是,在国际“标准战争”中,中国企业始终不是交战的双方。

(丁海森,世界经理人集团首席执行官、《世界企业家》杂志出版人。他发起创建了世界品牌实验室(World Brand Lab),并将《哥伦比亚新闻评论》带领到中文市场。他曾经当选为总部在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 2003年度“全球100位未来领袖”。他先后就读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获得经济学和管理学硕士学位。)
站内搜索:

TAG: 跟随者 工业 中国人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